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樱桃 > 正文

《樱桃的滋味》中的现代性体验及质询

2020-02-14 10:19:23 樱桃

  法国现代片子巨匠戈达尔曾说:“片子始于格里菲斯,止于阿巴斯。”当作伊朗最伟大的片子导演之一,阿巴斯·基亚洛斯塔米称得上如此褒奖。《樱桃的滋味》是阿巴斯最伟大的作品之一,曾得到第50届戛纳片子节金棕榈奖。正如法国存有主义哲学家加缪所言:“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不过一个,自杀。”阿巴斯借这样一部展示漫漫“自杀之路”的电影,探寻关于生/死,自我/他者的终极哲学议题,并以高度寓言化的故事结构深刻探讨当代伊朗社会的现代性体验,对此发起思考与质询。

《樱桃的滋味》中的现代性体验及质询

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1940.6.22-2016.7.4)

  本片故事简要纯性净,讲述主人公巴迪驾车在德黑兰野外徘徊,寻找自己自杀后的埋尸人的故事。电影遵循經典的“三段式”文学结构,讲述巴迪先后碰到的三个社会身份不尽相同的人:士兵、阿訇、专家教授。象征军权、宗教与知识的三本人当作深层结构,实则隐喻伊斯兰世界的历史系统进程,即从圣战到皈依宗教,再到对于西方现代知识话语的犹疑。

  从视觉设计风格上看,电影显示出“阿巴斯式”的片子语言:大批小景别(中近景)过肩镜头呈现车内空间对话,简要的“正反打”让观众将活力集中化在人物对话内容与身份理解之上。与此同时,大景别(大远景)长镜头展示汽车的移动和空间的延展,以主观视角长镜头展示主人公的所见所知,铺陈了一个阿巴斯眼中真实而主观、熟悉又陌生的现代伊朗世界。

《樱桃的滋味》中的现代性体验及质询

《樱桃的滋味》海报

  借汽车中主人公巴迪连续不停流动性的视点,阿巴斯将德黑兰远郊这一现代化伊斯兰世界缩影中的破败与荒凉赤裸地展示给观众。片中不论是大兴土木大城市基本建设、极大的垃圾场还是浓烟滔滔的加工厂,都意在阐明现代化系统进程已充斥在伊朗社会中。

  电影中有一段落令人印象深刻:巴迪自车中走出,站在设备轰鸣的采石场中,此刻镜头隐去了当作主人公的巴迪,转向如河水般机械设备涌动的碎石以及设备的浩物阴影,巴迪的影子与现代大设备所投射出来的影像交织死缠在浩物阴影中难分相互。这一段落隐喻了当作个体生命的巴迪与当作现代性代表的设备之间纷繁琐杂的关系。阿巴斯意在说明现代性不仅对伊朗群众的生活/出产空间发起更新改造,同样更新改造伊朗群众的心理空间与使用价值取向。除此之外,与现代性相关的西方观念形态也逐渐渗透进伊朗社会,并变更伊朗群众对自我/他者、社会/國家的认知,人际关系、社会关系被资本主义出产逻辑变更。

  当作伊斯兰國家,宗教信条在伊朗社会仍然强而有力。宗教对人性的抑制实质上与西方启蒙主义为关键的现代性相悖。伊朗國家依托教旨建立的观念形态系统,在现代性强势冲击性下瞬间崩溃,从而出显示出挣扎与疑惑,即所谓 “前现代主体”向“现代主体”的“阵痛”式过渡,这种冲突的态度深刻反映在电影中主人公巴迪应对“自杀”时的游移不定上。

《樱桃的滋味》中的现代性体验及质询

《樱桃的滋味》剧照,图为主人公巴迪

  巴迪寻找埋尸人/生命意义(确认个体使用价值)的现代性个人举动,与三本人对他的劝诫相悖。三本人都以教旨为结论,劝说其放弃自杀。巴迪在生死之间的挣扎,正反映出“现代性”与“前现代性”个人举动相分歧。电影最后,巴迪体悟到生命的恒久意义,奠定了个体使用价值,也显示着阿巴斯对于伊朗社会的希冀。

  尽管电影末尾处显示出,阿巴斯对于现代性的拥抱之态,但电影中巴迪一路上目及之处的现代性缩影——加工厂、采石场、大设备等都处在无比荒凉的生态自然环境中。这种荒漠式的空间选择无疑暗喻了阿巴斯对于伊朗社会现代性危机的种种忧惧。电影中巴迪在采石场被“现代性”出产所扬起的极大尘土蒙蔽,同时当作一种现代性的象征也吞噬着 “前现代社会” 以及“前现代主体”。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yingtao/20200214/114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