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杏树 > 正文

穿过时间的老树

2019-11-02 21:32:29 杏树

穿过时间的老树

 

郭志平绘

 

时间像是有重量,一点点加在我们身上,我们变得稳重了;一点点加在这棵杏树身上,它变得老枝弯曲,横斜有致。

堂哥6岁那年,把一棵细小的杏树苗栽在院子南墙下。一连年,树苗长大,盛开,结果,今年这棵杏树已经55岁了。

我记得它青春时的样子。

那时候,爷爷奶奶、大伯二伯和我们同住在这个大院子里,光我们这一代年龄相仿的孩子就有十几个,整天热热闹闹一起玩着长大,几乎没注意这棵杏树的存有。它兀自在南墙下生长,我们甚至忘记了它第一次结果带来的意外惊喜。

我读初中时,它正值青春,风华正茂。近6米高的树干,枝杈旁出,树冠丰满。每年春气刚动,暖风初起,树枝上就冒出深红的花蕾,没多久花蕾就绽出一串串粉红色的花朵,满院子飘着甜丝丝的香气。到了初夏,经由雨水滋润和暖阳照耀,它刚开始释放积蓄一冬一春的能量,展现出蓬勃的生命力。树干挺拔起来,每一片树叶都精神得发亮,从花落果出到青杏的小脸儿涂上红色,用不成多长时间。红红的杏子继而缀在它年青的枝杈上,掩映在鲜绿的树叶间,微风吹过,红绿交织,生机无限。杏子见阳光的一面红红的,另一面黄黄的,咬上一口,酸酸甜甜。虽然还不到最成熟期的时候,但这时却最美。

小时候,这棵树是我们的乐园。满树甜杏是我们的最爱。杏还没熟好,我们已迫不急待,老是趁成年人不注意就摘一小兜,躲到一处几本人分享。一天晚上,父母不在家,伯伯家的兄弟姐妹聚到我家,我们压制着激动的心情等着其他几间房里的长辈休息。一间间屋里的灯终于关了,我们几个轻手轻脚赶到树下,几个爬树,几个在树下指挥。树上的把衣襟撩起,不同会儿就摘了几大兜,跑回屋里,哗啦啦倒在炕上,鲜艳的翻转的杏子碰撞着我们雀跃的心,我们边吃边激动地说着刚才的各类焦虑不安和慌乱。

杏树不只给我们捧出果实。平时,碰到欢喜或不欢喜的事,它是我们说话的地方。成年人忙于生活,很难注意到我们的心情,有事就和同伴说。靠着树枝,似乎有一份依靠。有时,兄弟姐妹打架斗殴,一个在前面跑,另外在后面追,非要把对方追到树上为止。有时追到树上还不誓不罢休,双方还要在树枝间腾挪几番。

对我们来说,这棵树是伙伴。我们在树下飞奔,树上追逐,打打闹闹,就这样和它一起成长,度过了我们的少年时光。

中学时,一个夏天的夜晚,母亲还在忙,我在窗台边写作业。村里已一片冷寂,我抬头看向窗外,这棵杏树正对着窗子。灯光透过窗子打在树上,勾画出它的轮廊。树枝围拢在一起,枝繁叶茂,在上空互相呼应。晚风轻送,树叶一片清响。这静夜里的清响,感动了我的心灵。那一刻,我确信,在这怡然的夜里,杏树沒有睡去,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枝叶间正细诉着内心的故事。

和我们相比,祖辈父辈对这棵树有着别样的爱情。那时候生活简要清贫,长辈沒有不必要的活力给孩子们欣喜,也沒有不必要的钱给孩子们买零食,而杏树每年挂出的一树果实,像是代长辈送给孩子们的喜悦和美味。每到杏子成熟期,长辈把一捧捧甜杏放到孩子们眼前时,他们看杏树的眼光中,除了欣慰,也有满满的感激。这棵树就像长辈的一个助手,帮忙他们解释情感,给予我们爱。

花落花开间,我们长大了。大伯、二伯陆续搬住院子,在别处盖了新房,不过爷爷奶奶和我们家还住在这里。院子比原来小了,而我们也从这个院子走向更大的世界,上学、工作中,走到天南地北,落地生根。兄弟们顶门立户,刚开始全新的生活;姐妹们远远近近,成亲成家立业。院子不像原来那么热闹了,而这棵树,一直在院子里守望着。

几十年,院子的风貌变了又变,房屋从土坯房到砖石房到现在更新改造后的新房,地面从黄地皮到现在的水泥地和石板路,院里从到处堆放的农家院杂物到现在每到夏秋欣欣向荣的瓜果和花草植物。这棵树在南墙下,安安静静地撑出一片景物,给院子增光添彩。

上次回去,堂哥的女儿带领2岁多的孩子回娘家人,我们在杏树下闲聊。我抱起小孩,他的小手正好能摸到低处的树枝,粉白的小手和不光洁的枝桠,比照实在太鲜明。那时候,杏刚吃过,不过高空还零散挂着几颗。我想办法摘下几个放到孩子手里,他感觉新奇有趣,一点儿也不急于放到嘴里。我想,这些甜杏在他眼中,与我们那时候完全不同样——在我们眼里,它是最重要的美味,而对他们来说,将会排不上号了吧。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xingshu/20191102/111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