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杏树 > 正文

唐诗里的金陵城

04-16 04:04:16 杏树

唐诗的荣耀,照亮了古长安这座曾让世界惊羡的中心。盛唐的风韵,或许只有在留存的唐诗中还可窥见当时的风采。诗人们的高歌浅吟,像几个世纪也没停止歌唱的魂灵。但是唐诗并不只属于长安。就像读诗的人,也并非只在现在。

“南京人更加有资格多读唐诗。”诗学专家,南京大学教授莫砺锋如是说。《唐诗三百首》里,写哪个城市的最多?他曾经以为是长安,因为长安是当时唐帝国的首都,但是后来他发现不是,写得最多的城市,是我们南京。

金陵,一个光耀古典的地名,一个意象万千的城市,一个六朝烟水气怀古幽思的情结所在。今天的南京,唐诗里的金陵城,那时的风物景色究竟什么模样,且看唐代那些诗歌大佬们留下的“第一手资料”。

金陵盛产酒,唐时便是如此。清人甘熙在《白下琐言》一书里就说道:“酒至唐时,已脍炙名人之口。”唐代大诗人杜牧任池州刺史时,在公元833年的春天,途经江宁(古南京别称之一),写下了三首金陵诗作,每一首都是千载留名的传世佳作,每一首中都有一个“酒”字: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清明》)古杏花村相传就是杜牧买酒处,从此天下闻名。这一带居民聚集、烟火万家,村中人家多植杏树,“间竹成林,春来花开,青旗红树,掩影如画”,故而得名,恰是沽酒的雅处。从六朝时起,城里的文人雅客们常由集庆门出而径往杏花村。酒旗高悬、酒香盈鼻、酒令飞扬,无不尽兴乘醉而归。如今,老城南还有个“花露岗”的地名,也就是古杏花村的大概位置。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泊秦淮》)杜牧夜晚歇息在金陵城最繁华的十里秦淮,两岸酒楼林立、一片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歌姬们却还在唱着《玉树后庭花》这样的靡靡之音。语中沉痛,言近旨远。

“千里莺啼绿映江,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江南春绝句》)可见唐代的酒肆已经遍布乡野山林、高高的酒旗就在水村山郭间招展。

“斗酒诗百篇”的“酒中仙”李白每次来到金陵,都要“醉客回桡去”。他一生好酒,但来到南京,还是觉得金陵的酒好喝、觉得金陵人最好客——“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李白最爱喝南京的什么酒?——金陵春!且有诗为证:“堂上三千珠履客,瓮中百斛金陵春。”王琦注:“金陵春,酒名也。唐人名酒多以春。”唐代乌程之若下春、杭州之梨花春、荥阳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冬春、剑南之烧春、南京之金陵春都是以春为名,大概是取春风得意、春光大好的意蕴。

唐时的金陵成百上千座酒楼林立、酒肆毗连、酒旗高悬,你知道最赫赫有名最豪华的酒楼是哪里?——孙楚酒楼。且看李白诗:“昨玩西城月,青天垂玉钩。朝沽金陵酒,歌吹孙楚楼。”

那天晚上的月色很好,星河灿灿、银月如钩,欢饮达旦、觥筹交错、兴之所至,甚至诗人们伴着丝竹之声引吭高歌。李白用诗歌记录了那个晚上喝酒的经过。这首诗歌的题目很长:《玩月金陵城西孙楚酒楼,达曙歌吹,日晚乘醉,著紫绮裘乌纱巾,与酒客数人棹歌秦淮,往石头访崔四侍御》,李白说,他们在金陵城西的孙楚酒楼彻夜欢饮赏月唱歌为乐,一直到第二天曙色渐起。傍晚时酒仍未醒,又乘醉与那十几个喝酒的朋友乘船一路放歌去石头城拜访那个叫崔四(崔成甫)的朋友。诗是这样写的:

昨玩西城月,青天垂玉钩。朝沽金陵酒,歌吹孙楚楼。忽忆绣衣人,乘船往石头。草裹乌纱巾,倒被紫绮裘。两岸拍手笑,疑是王子猷。酒客十数公,崩腾醉中流。谑浪棹海客,喧呼傲阳侯。半道逢吴姬,卷帘出揶揄。我忆君到此,不知狂与羞。一月一见君,三杯便回桡。舍舟共连袂,行上南渡桥。兴发歌绿水,秦客为之摇。鸡鸣复相招,清宴逸云霄。赠我数百字,字字凌风飙。系之衣裘上,相忆每长谣。

他笑说自己颇有《世说新语》里王子猷雪夜乘舟访戴安道之味,兴之所至,任情而为。酒客十数人都在舟中互相打趣调侃,笑语喧天,旁若无人,连岸上的人都为之侧目动容、拍手欣笑。真正是风流倜傥、俊逸绝尘、殊有仙人之姿!

孙楚酒楼在哪里?李白只说是在城西。据后来的典籍记载,孙楚酒楼位于西水关上。在今天的水西门附近,内秦淮和外秦淮合流处,有一个云台闸的地方,孙楚酒楼就建在云台闸上。因为李白这么一首诗,孙楚酒楼更加闻名,或称“太白楼”,引得后世的诗人来到金陵,总要登楼饮酒吟诗、追慕诗仙当年的风华。看清人易震吉《清平乐》词云:“金陵美酒,孙楚楼中有。座上狂歌人拍手,笑问莫愁安否?中分二水悠悠,碧蘅红杜芳洲。我所思兮白鹭,石头烟柳西头。”岁月沧桑,孙楚酒楼仅存留于历史的烟尘里,但金陵美酒还在、金陵人好客的美名仍在世间流传。(未完待续)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xingshu/20190416/42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