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香蕉 > 正文

滇越铁路越南段:慢车去海防

04-15 01:04:14 香蕉

我住在河内老城区一座越式小楼的阁楼上。Airbnb主人特意叮嘱说,如果被邻居问起,就说是他们的朋友。究其原因,大概是越南政府对Airbnb的管控有些严格,这样能避免发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这丝毫不能抵消每天的喧闹传来时,下楼吃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肉米粉,看着越南小米椒溶解在清汤中的幸福。

然后起身,步行穿过2个街区,去一家叫Kafeville的咖啡店要杯手冲,店员都是年轻人,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

连续三个早上,我都被这样雷同的方式唤醒。这本是最寻常的生活,却在此刻流露出一种轻松和写意。奇怪的是,它似乎只能被一些陌生的旅人捕捉到。

赶到龙编火车站只需一刻钟。大雨如注,无奈中,我和背包只好一起钻进蓝色的雨衣中,像一头弓着身子的大猩猩。

我要去搭乘LP3次列车,它从河内站开来,穿过游客熙攘的网红铁路,在龙编站拉上一车乘客后,再轰隆隆地跨越红河。手持红色和黄色小旗的车站工作人员,在雨中一边踱步,一边悠然地吸烟。与中国国铁那些秩序井然的铁路职工相比,VNR①一点都严肃不起来。

没过多久,哨声响起,一台D12E型柴油机车从远处的弯道中探出了头。它一袭红色外衣,彰显着红色的血统。这是来自于前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份大礼,一种兄弟国家般的互帮互助。

1978年,一纸《苏越友好合作条约》的签订,让苏联加紧了对越南的工业援助。为拯救落后的国内铁路系统,在苏联专家的建议下,越南人开始从捷克斯洛伐克引进火车机车。

CKD机械厂根据越南方面的要求,为他们特别打造了一款适用于东南亚潮湿热带气候的柴油机车,D12E型由此诞生。

因为性能良好,故障较少,越南人对这台柴油机车非常满意。从上世纪80年代直到2000年,他们一共向CKD公司采购了四个批次共40台D12E型柴油机车。这些机车在南北铁路、河老铁路以及今天体验的河海铁路上,像勤恳的老黄牛一样整整服役了30多年,丝毫不见疲态。

滇越铁路越南段:慢车去海防

抽烟的龙编站工作人员 本文均为 巴伐利亚酒神/齐栋 图

滇越铁路越南段:慢车去海防

有捷克血统的D12E型柴油车

滇越铁路

河海铁路只是越南国内的称谓,实际上,它是鼎鼎大名的滇越铁路②的重要组成部分

河当然是河内,海自然是海防。海防是滇越铁路的终点站,也是越南国内仅次于胡志明市的最大港口。

100多年前,滇越铁路全线贯通,当南中国海的滔天巨浪拍打海防的堤岸时,也将另一头那个世界里的货物带到了昆明的市场上。滇越铁路的意义,正是把中国云南和太平洋连接在了一起。一首歌里唱到,“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从云南的巍峨群山到越南的蔚蓝大海,没有什么比滇越铁路更适合诠释这句歌词了。

四年前,我从老街踏上了一趟开往河内的夜车。软卧包厢里,我和两个欧美背包客大眼瞪小眼。不一会儿,VNR的列车员敲门而入。她手捧着一壶茶水,对我们反复说着“鸡,free”。

我坐了成百上千趟火车,从未听说过还有免费的鸡提供,这让我感到一阵恐慌。俩老外也是傻乎乎的,完全搞不懂这个列车员在说什么。到底,还是英文不灵光的人反应快,我很快意识到大妈是想问问我们要不要喝茶。所以,是TEA不是鸡。

这是我第一次体验越南的火车旅行。那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滇越铁路上乘坐客运列车。很多年以前,中国人便把这条百年老铁路上的客运业务给废止了,很多年以后又修筑了一条崭新的昆河铁路。

老的滇越铁路昆河段,从此愈加萧瑟,除了碧色寨等网红小站尚有人间烟火,其余皆沉睡于山谷中。那一座座火车拉来的城市,也因为汽笛声的消逝而重归于寂静。

米轨列车的剧烈晃动中,我在异国他乡完成了滇越铁路的打卡仪式,有几分滑稽,有几分无奈。于是,河老铁路③浮现在我脑海里的全部样貌,只剩下黑漆漆的夜色,和凌晨四点多那一阵噪杂的越南语播音——全车人不得不被粗暴地唤醒,拎起行李走人,无一幸免。

天杀的,河内郊区的鸡还没叫呢,老城逼仄的街区也还没飘来鸡肉米粉的香味。

去海防的慢车

D12E型机车一声长啸,拖着一车乘客朝海防方向驶去。我倚靠在舒适的软座上,看着被雨水打湿的车窗。

那本是一台最棒的取景框,此时它捕捉到的世界,却变得像雾像雨又像风,宛如一个刚刚举起机械相机的新手,因为不会手动对焦,而仓促按下的快门。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xiangjiao/20190415/42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