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桃树 > 正文

黄河故道两岸

2019-06-23 02:33:02 桃树

  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从西北昆仑之巅逶迤而来的黄河,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在兰考东坝头改道,向北流入渤海,留下了从河南兰考、民权到江苏徐州、淮阴一线738公里的黄河故道

  黄河故道的南岸,连绵横亘着被誉为“水上长城”的黄河故堤。故堤平均高于堤外15米,是一处当之无愧的“悬河”。堤外是万亩良田,种植着小麦、玉米、棉花花生、大豆等农作物,也有一片片的果园,道路阡陌,绿树成行,花红果香,林茂粮丰,一派田园风光。故道北岸则是三万多亩用来防风护沙的申甘林带。

  河南民权县城在故堤南岸,距故道8公里左右。黄河故道及申甘林带,成了民权人的后花苑,在酷热炎炎的夏天,清清的河水边、遮天蔽日的树荫下,应该是理想的去处了。

  午后,日头的灼热还沒有完全消退,便急不能够耐地跨剃度门。

  从县城的绿洲路一直向北,便可抵达黄河故道。

  风沙、干旱、盐碱是故土烙在心底最深刻的记忆力,没想到在这片沙地皮上,也有一条大河在汩汩流淌。

  黄河故道的水质很好,始终保持在二类以上。由于夏季雨水充裕,河水带着少许泥沙,清澈中有浑浊,好像在证明它黄河之水的身份。

  从黄河故道的南岸向西行进。岸边青草萋萋,一群白羊在忙碌地啃食着青草,放羊的老大爷坐在水边,腿放进河里,撩水洗着。

  向西行进三四公里,在马路的尽头,看见有座通向北岸的桥,桥边也有个卖桃的小摊,于是下车,刚开始此行的田间穿行。

  卖桃的是对母女,母亲四五十岁,姑娘二十多岁。母亲见我回家,沒有忙着叫卖,而是真心实意地让桃吃,说脆桃、甜桃都有,喜欢吃什么拿什么。躺在吊床上的姑娘见我用手机对她拍照,羞涩地把脸躲在吊床后面。

  路对门是她们的桃园,有六十多亩。跟随卖桃的母亲进入桃园。树上的桃子大小不同。甜桃大一部分已经成熟期,呈紫红色,但个头较小。脆桃个头大,青中带红,这两天才不久成熟期。

  桃园里密不透风,闷热,很快就满头大汗。桃树下有许多落果,不少还完好无损,丢弃实在可惜,便捡了起来。

  她们说这是摘桃时碰掉的,没长熟,不太甜,平时就把这些落果和被鸟啄过的桃子送给买桃的人。

  拿着一个青青的落果,下到河边,用浑浑的河水洗去上面的绒毛,轻轻咬上一口,脆甜。

  卖桃的母亲到桃园再次摘桃,我和小女孩惬意地躺在摊位两头的吊床上。舒口气重,闭上眼,听树叶哗哗作响。微风吹来,吊床摇晃着,像母亲的手在轻轻促进摇篮。不经意间中,很快进入梦境。

  黄河故道的风,能够治愈失眠,能够疗伤,能够清空世间所有的高官厚禄、荣辱得失,让人拥有片刻的归队。

  过两天家中有事,姊妹们都要过来,要了三十斤桃子做款待。桃子三元一斤,桃园的母亲一直表述为什么比市场贵。母女俩的质朴与善良,有些久违的感觉。

  桥下,三两个老人在垂钓。问他们收获怎样,他们笑着说不错。走从前,看桶里什么也沒有。一位老人把鱼钩拉上来,只钩上来一棵草。老人说:这几天水流急,老是钓着草。

  其实他们钓的不是鱼,而是开心。

  走到桥上,看西边的日落,也有看似平静却湍急的河水。蓝蓝的天、大片的云彩、在云层时隐时现的夕阳、两岸茂盛的芦苇和青草,全倒映在河水中,组成一幅完美的画面。有些忘形,用手机也能拍出大片的感觉。

  黄河故道的北岸,是茂密的树林和不久收割后来的麦田。在广袤的田野间,有些正在播种的老人和妇女。

  一行行麦茬之间,长出了嫩绿的玉米苗和开了黄花的花生。一对有七八十岁、满头白发的老人,一人锄地、一人放种子,配合默契地补种着什么。想从前帮助,他们笑了,说正巧种子点完了,准备回去。

  不远处有位老人在补种花生。他用的农具先进一点,是个独轮的小耧,前面一个小轮子,后面是一个齿的犁耙,上面有个漏斗。向前推一下,向漏斗里放两三颗花生,反反复复,姿势连贯、纯熟。

  没见过这种农具,很好奇,想试试,老人却教怎么摆动作。我笑了,说:不仅仅是为了拍照,是真要干活。他活泼地说:原本也忙完了,无需点了,再找一垄让你试试。在老人的指点下,很快掌握了要领。他说这农具也落伍了,有种农具无需自己点,推从前就直接种上了。

  田间的大葱长得郁郁葱葱,一位老妇人背着药桶打药。楝树苗圃地里,两个中年妇女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正用锄头除草。泡桐苗圃地里,两个三四十岁的女人在补种甘薯秧,一位男子收拾着塑料管子准备浇地。一片西瓜地里,西瓜秧长了一米多长,但还沒有盛开,更看不到小小的西瓜蛋儿。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taoshu/20190623/103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