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树莓 > 正文

树莓派创始人埃本厄普顿: 万万没想到全球热销五百万

04-15 11:04:51 树莓

创见干货:埃本·厄普顿原本只是想帮助儿童学习编程,万万没想到在热销了五百万台之后,这种 35 美元的卡片式电脑却点燃了一场革命。

-----------------------------------------------------------------------------------------------------------------------------------------------------------------------------

埃本·厄普顿原本只是想帮助儿童学习编程,万万没想到在热销了五百万台之后,这种 35 美元的卡片式电脑却点燃了一场革命。

图为:埃本·厄普顿与其心爱的树莓派
埃本·厄普顿个人小档案
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会员;
职业:树莓派基金会创始人;
地点:英格兰剑桥
重大成就:针对学生偏弱的编程技能,创造了性能尚可且超级便宜的卡片式计算机,希望就此让孩子爱上编程。
1988 年,年仅十岁的埃本·厄普顿购买了自己人生中首台计算机:一台破旧不堪的二手 BBC Micro 计算机,早在 1982 年的欧洲,这可是第一台畅销的个人计算机产品。在英国的学校非常普及,尤其是这台计算机上能够运行简单的编程语言 BASIC,随后厄普顿迅速掌握了该编程语言并开发出一些游戏出来。
弹指一挥间二十年之后,埃本·厄普顿已经成为了英国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计算机科学系的教学主任,任职期间,他发现一个重大的问题,申请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申请呈逐步下降趋势,即便如此在这些被录取的学生中,也很少有人能够掌握任何编程语言。
就像很多同龄人一样,作为剑桥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博士以及两家软件公司的创始人,厄普顿现如今所取得的成绩和童年所摆弄的那些高科技玩具息息相关。厄普顿如是道,「现如今的小孩可没有我童年的玩计算机体验。我当时玩的 BBC Micro 是一款可编程计算机,而当今的小孩更多的仅仅是在玩玩计算机技术表面的东西,更何况这些孩子们还会花费很多时间玩手机,打游戏,上网冲浪。」
厄普顿的解决方案就是研发一种超微型计算机,比信用卡大不了多少,售价仅仅是 35 美元。最初的产品就是一款配有智能手机处理器和 256 MB RAM(最新的版本已经升级到 1 GB RAM)的电路板,并为用户提供一些极具吸引力连接选项,比如 USB 接口、存储卡插槽、通用输入/输出端口(简称为 GPIO,用于连接其他设备)、以太网接口、HDMI 接口以及模拟视频接口(用来连接电视或者计算机显示器)。厄普顿就此表示,「我们致力于打造售价低廉、性能强劲且充满趣味的产品。」
早在 2012 年 2 月 29 日发布树莓派产品时,厄普顿当时就认为,如果有一千台树莓派卡片式电脑进入合适小孩的世界,那么剑桥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后继无人的窘境将会得以逆转。厄普顿回忆道「如果能卖出一万台,对于我们而言也是一项巨大的成就。」很显然当时的厄普顿太过于保守了,人们对树莓派的需求爆棚,迄今为止 500 多万台的全球销量,这的确也让厄普顿万万没想到。在 500 多万的全球销量中就包括 20 美元的树莓派 Model A+以及上个月刚刚发布的,性能更为强劲的树莓派 2,售价也是传统的 35 美元。如此廉价,几乎可以实现人手一台。
英国剑桥大学计算机实验室、树莓派基金会理事艾伦·米克罗夫特(Alan Mycroft)教授表示,「过于光鲜亮丽的东西不适合用于教育」。据了解,树莓派基金会旨在通过出售树莓派的利润来投资教育计划及其他教育拓展活动。
米克罗夫特认为在推动启发下一代学生、程序员、黑客以及计算机业余爱好者方面,厄普顿值得称道和赞扬。「厄普顿为计算机教育带来了灵感,领导力和坚持,他不会放弃。」米克罗夫特如是道
厄普顿成长于北英格兰的小镇伊尔克利的教师之家,父亲是一位英语教授而母亲则是一位英语教师,很显然并不是什么「科技之家」。可能是看到自己的影子,每当厄普顿看到树莓派电脑能为那些没有 IT 家庭背景的孩子提供一个学习计算机的大好机会时,他都会由衷地感到欣慰。
树莓派总部到处都弥漫着一种平等主义精神。就在厄普顿礼貌地要求办公室经理帮笔者泡杯咖啡之后,他突然跳了出来并对办公室经理道歉道,「还是我来吧,你有要事需要要处理,我可不能这么混蛋。」
树莓派的成功可以说与充满活力的用户社区息息相关。2012 年 6 月,树莓派狂热爱好者本·纳托尔(Ben Nuttall)举办了首届「Raspberry Jam」活动(树莓果酱,半树莓派俱乐部粉丝见面会和半黑客马拉松的活动)。自那以后,各种用户社区举办的树莓派活动便一发不可收拾。厄普顿非常高兴地看到有很多孩子参加各种树莓派活动并学习编程。将纳托尔招致麾下为树莓派基金会工作,厄普顿对此印象非常深刻。
现如今树莓派基金会及公司业务部下有着 20 多名员工,这其中大部分都来自美国芯片制造商博通公司的剑桥办公室。厄普顿曾于 2006 年在该公司担任芯片架构师。就在休假期间,他又将去年被裁撤的博通前员工招致麾下。树莓派办公室是一个充满家庭氛围紧密合作的工作环境,厄普顿的妻子莉兹就在公司担任公关部主管。米克罗夫特表示,「这可不是什么朝九晚五的工作。这是一项需要长期耕耘的事业,也许花费了五年或者更长时间。」
尽管树莓派销售遍布全球,但是其全球渗透力还是有所不均。目前树莓派基金会已经成功打造出几个样板推广项目,包括为那些移动宽带或者固定宽带连接欠发达的偏远山区打造树莓派本地服务器,置于城镇中央的服务器中装有很多有用的信息,比如维基百科条目、书籍和视频等资源,这样附近的村庄和学校都能通过无线局域网访问服务器中的数据内容。
回到英国,树莓派在学校教育中扮演愈来愈重要的角色。就在树莓派公司总部十分钟步行距离之外,就有一所圣约翰学院。在这里有超过 25 名小学生在一项午餐编程俱乐部活动中忙着写代码并摆弄着计算机。学院信息和通讯技术负责人格拉哈姆·黑斯廷斯(Graham Hastings)表示,「这些孩子们在学习黑客技术并进行相应的实验,这样子的学校效果要比传统的授课好很多」。
此外在物理实验课程中,为了演示计算机应用,格拉哈姆还通过使用树莓派来控制灯塔或者旋转木马模型。他表示,「树莓派最大的魅力不在于赚钱,用于连接常规计算机和其他设备的传统接口盒和软件价格不菲且需要经常升级,而廉价的树莓派通过开源软件改变了这一切,我终于从专横的升级怪圈中解放出来啦。」
树莓派电脑能够运行一款免费的教育软件 Scratch,这款面向少年的简易编程工具能够以积木形状的模块(类似拼图)来实现构成程序的命令,孩子们可通过快速点击图片即可完成简答的编程。玩熟了 Scratch 之后,就可以入门 Python 语言了。厄普顿称,「这可是少数几个跨度非常大的编程语言之一,有的是微不足道的入门者,也有专业的软件工程师。现如今全球数百万台树莓派电脑都在发挥魔力,但是阻碍更多的小孩学习编程的主要障碍还是在于教师的短板。在教师队伍中,编程技能的掌握还是不够普遍和深入。亟需加大师资培训的投资,这是政府职责所在。若要认真看待此问题,就得要花钱。」
树莓派基金会旨在帮助 Picademy 机构为教师提供免费的计算机培训课程,基金会计划推出更多的教育计划和活动来构建合作关系,将更多的树莓派电脑推广到更多学校。与此同时,应该政府近期推出修订版的学生课程,信息和通讯技术课程会更加侧重于编程。
厄普顿表示,「政府已经提供了我们梦寐以求的课程,如果这样还无法让孩子们爱上编程,那可真得回家卖红薯啦。」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shumei/20190415/42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