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柿子 > 正文

穿成暴君的男妾

2020-04-19 10:10:11 柿子

    第 71 章

    闻言, 时烨愣了一下:“本宫赠与你?”

    温池见状,急忙抖头。

    时烨蹙起眉心,似是有些困扰:“本宫何时将哪个木匣子赠与你了?”

    温池认真想了想, 眼睛盯着自个儿搅着袖摆的手,忐忑不安地表述道:“貌似是我面圣那一日,太子殿下命栓公公将哪个木匣子送去了竹笛居。”

    这么一说, 时烨倒是想起来了——他的确有让朱贤准备一些礼物送给温池。

    只是他记得朱贤早在为温池挑选新院落时便将那些礼物送了出去, 为何兜兜转转了一圈,最后竟然是过了小栓子之手, 而且送出去的日子比朱贤所说推迟了不少。

    只有这不是重点……

    时烨仅是困扰了一会儿,便把这件事抛到脑后。

    “所以说……”时烨声音冷然,忽然伸手捏住温池的下巴,被迫温池抬起头来看着他, “你把本宫赠与你的物品转手送给了花子藏?”

    温池:“……”

    他不得不承认,狗太子很会抓重点, 并且一抓一个准。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温池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求生欲极强地把之前的乌龙事件仔仔细细地向时烨说了一遍, “太子殿下,我那纯属无心之举, 实在是那木匣子和其他装着点心的木盒子太像了。”

    时烨站着,温池坐着。

    此刻两人的动作是时烨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温池,原本时烨面无小表情时就有足够的威慑力,眼见他的面色越来越阴沉, 温池登时僵着脸, 不敢再说一个字。

    直到时烨凉飕飕的声音冲破房内的缄默:“敢情你不仅送了花子藏,还送了时锦和林哲。”

    温池:“……”杰米哒 .com

    他有些懵。

    这个是重点吗?

    难道重点不是他为何把时烨的赐予转手送给花子藏?这件事有跟时锦以及林大将有什么关系?

    然而事实证明, 温池永远跟不上时烨的脑回路,他还没想懂得这个问题,就感觉时烨捏着他下巴的力道加重了几分,疼得他面色发白,禁不住嘶了一声。

    下一刻,他便感觉到时烨释放压力了力道,只有时烨的口吻冷得连周遭的气体都凝结了:“你倒贴心,身为本宫的人,不想着本宫不说,还时时处处想着别人。”

    温池底气不够地死不承认:“我沒有不想着太子殿下。”

    “哦?”时烨凤眸微眯,眼底散传出危险的气息,“你何时想着本宫了?”

    温池开口便道:“我自然是每时每刻都想着太子殿下,难道太子殿下忘了吗?我们还在东宫时,我每一日都给太子殿下送去了蛋糕。”

    时烨被说得哑口无言。

    贵在他难看的面色似乎缓和了不少,半晌,他松开了捏着温池下巴的手,一边站直身体一边淡淡地吐出一句话:“那些蛋糕难吃死了,亏你当宝贝似的送给本宫。”

    温池:“…

    …”

    难吃你还吃得干干净净!你当年咋不吐出来呢?

    温池感觉自己太阳穴旁的青筋直跳……算了算了,不与笨蛋论短长,他不跟这个狗太子在乎。

    最核心的是——他也不敢在乎。

    思及此,温池内心流下了哀伤的泪水。

    -

    等你婢女们把桌上的碗碟收拾干净后,时烨喊来左枝。

    左枝心领神会,即时从柜子里拿出两件宽阔的黑袍以及两个面具,面具放在折叠整齐的黑袍上,双手捧着递到时烨和温池面前。

    时烨伸手拿过其中一个面具,上面画了一张笑眯眯的福娃脸,面颊上也有两团圆圆的高原红,时烨瞥了眼坐在椅子上怔怔看着他的温池:“起身。”

    温池听话地站起来。

    他颇为焦虑不安地看着时烨,只见时烨用双手牵起面具两侧的灰黑色细线,随后倾身靠了回家,并把面具覆盖在他的脸上。

    温池的视线范围立刻变得狭窄起来,透过面具上两个不大的窟窿,他只能看到时烨在匀称呼吸下微微起伏的胸膛以及美丽的下颌线。

    此刻时烨的动作几乎是把温池揽入怀中。

    不知是不是凑得太近的理由,温池嗅到时烨身上本来浅淡的香气似乎变得浓重了些,铺天盖地,包裹了他。

    温池突然感到怪怪的,不自在地往后躲了躲。

    杰米哒 .com

    时烨发觉到他的姿势,低声道:“别动。”

    温池瞬间僵住。

    时烨很快将面具上的两条细线在温池脑后打了个结,又拿来一件黑袍把温池裹得严严实实。

    温池像个木偶似的一动不动地等你时烨折腾完后,才从黑袍里伸出一只手,不太习惯地碰了下脸上的面具。

    才眨眼的少林功夫,时烨也戴上了面具并裹上了黑袍。

    时烨身形高大,又是衣架子般的身材比例,如此穿着打扮下来,真是像极了电视剧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酷炫反派,哪怕看不见脸也能感触到这本人的帅气。

    反观自己——

    温池扭头看向铜镜中的自己。

    像蝙蝠,辣眼睛。

    温池惨不忍睹地把头扭了回来。

    只有话说过来,时烨口口声声说去找花子藏讨要木匣子,没关系花子藏不是也被绑匪抓走了吗?

    温池还以为花子藏也像他一样被时烨获救来了,也暂时被时烨按置在某个地方,哪了解时烨抱着他在半上空“航空”了一段距离后,轻飘飘地落在了一个屋顶上。

    这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杰米哒 .com

    温池没多久前从屋顶摔下去过一次,凡是对这种地方有了心理阴影,他赶紧抱紧时烨。

    贵在时烨也沒有把他放下来的意思,像是在抱婴儿一样地轻轻松松把他抱在怀里。

    “太子殿下,我们不下去吗?”温池搂着时烨的脖子,探着脑袋看下面有时候走过的人影。

    他不懂得时烨为何这么喜欢站在别人的屋顶上。

    结果时烨口吻平静地说道:“若是你想被他们抓住的话,本宫能够放你下去。”

    “……”温池似乎懂得了什么,试探性地提问,“太子殿下,这里是何处?”

    时烨道:“绑匪藏人质的窝点。”

    温池问:“花公子也在这里?”

    说起花子藏,时烨的眼神即时变得奇怪起来,就算他带着挡住了整张脸的面具,可温池还是能想象到他似笑非笑的小表情,只听他道:“恐怕。”

    温池这才观念到自己之前猜错了,难堪地挠了挠头:“我还以为花公子已经被你获救来了。”

    时烨口角掀起冷冽的弧度:“本宫为何要救他?”

    温池:“……”

    他后悔刚才多嘴了。

    时烨见温池缄默,身上的气息陡然收紧,他换了个问法:“你很梦想本宫救他?”

    “沒有沒有沒有……”温池急忙否定,“我只是想到花公子还在那些绑匪手里,我们很难拿回哪个木匣子。”

    这个回答似乎让时烨令人满意了。

    时烨轻笑一声:“小事罢了,难不倒本宫。”

    说罢,时烨抱着温池从屋顶上跳了下去。

    温池简直怕极了,下观念闭上眼睛,恨不得把自己贴到时烨身上,他生怕时烨不慎甩掉了他这个挂件。

    呼呼的风声吹过耳畔。

    温池干脆把脸埋在时烨的颈项里。

    他的鼻尖贴着时烨颈项上的皮肤,一股淡淡的芬芳钻进他的鼻子里,他渐渐地呼出口值气,脑海里绷紧的神经逐渐释放压力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时烨才停下来。

    “到了。”

    温池从时烨的颈项里抬起头,便发现时烨抱着他落在了一颗大树上。

    这棵大树枝叶繁茂,再加上夜里光源不够,他们几乎和周遭的夜色融为一体。

    了却往下看去,能轻而易举地看到那片空地上的景像。

    只见那片空地紧靠着前方并排的低矮屋子,绑匪们在屋子里进出入出,挨着把人质从屋里带出来,一并抬出来的也有没多久前在周方府内搜刮的物品。

    那些物品分別用灰黑色的木箱子装着,木箱子上挂着锁,需要绑匪头子用钥匙开启。

    绑匪头子似乎就是温池在周府看见过的绑匪头子,连翘着二郎腿坐在躺椅上的动作都不曾变过,他从腰间摸出一把钥匙串,递给身边的小弟。

    哪个小弟谄媚地接过钥匙串,急忙走从前把几个木箱子上的锁开启。

    温池的注意力不在那些木箱子上,他眯起眼,盯着那些被五花大绑丢在傍边的人质瞧了半天。

    可惜光源太暗了,不过几个绑匪手里提着的灯笼勉强驱散一小片的黑喑,他根本瞧不清那些人质的长相,也不了解到底哪本人才是花子藏。

    他想时烨确实清楚哪本人是花子藏,了却他不敢问。

    “花子藏”

    这三个字就是一把火,随时都能引燃时烨这个炸/弹。

    他们等了刚刚,那些绑匪就刚开始清点木箱子里的物品了。

    温池听了他们的对话,才了解四皇子那边终于耗不住了,为了赎回人质,不得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准备了大批财物,他们和四皇子约定的日子在两天后来,所以他们需要清点一下抢来的物品和人质的数量。

    虽然绑匪们在周府时是两眼一抹瞎看见什么拿什么,但还是被他们拿来了不少好物品,他们越清点越喜悦,一群人都美滋滋的。

    直到拿着钥匙开启木箱子的哪个绑匪从木箱子里捡起一个木匣子,那人面前一亮,兴高采烈地转身:“大哥,这就是哪个宫里来的木匣子!”

    瘫在躺椅上的绑匪头子登时来了兴趣,坐起身,对小弟招了招手:“拿来我瞧瞧。”

    那人噔噔噔地跑上前,把手里的木匣子往前一递:“给你,大哥。”

    绑匪头子伸手接过木匣子,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之前他们走得急,他没来得及开启木匣子,这会儿倒有少林功夫好生瞧瞧了。

    绑匪头子的口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他正要开启木匣子,却见人质当中有本人忽然站了起来,也不了解那本人五花大绑是怎么站起来的,他情绪非常激烈,被堵着的嘴传出唔唔的声音,双眼凌厉地瞪着绑匪头子。

    绑匪头子见状,愣了下,转头看向小弟:“他发什么疯呢?”

    小弟一脸懵逼地挠了挠头:“不了解。”

    这时,边上有人提醒:“大哥,这个木匣子就是从他屋里搜到的。”

    绑匪头子狞笑:“原来是你的物品,你简直能耐,连宫中之物都有诀窍到手,难怪我只是碰了一下,就活像是会要了你的命一样。”

    “唔唔……”花子藏疯狂摇头,眼睛发红地瞪着绑匪头子,可惜他被堵住了嘴,说不兼任何话来。

    绑匪头子倒是乐呵起来,一只手拿着木匣子,一只手在木匣子上摸来摸去,他看着花子藏即将被逼疯的样子,嬉皮笑脸道:“瞧你这幅模样……该不会这木匣子是你小情儿送的吧?”

    花子藏:“唔唔唔……”

    绑匪头子挑眉:“看来我猜对了,你小情儿对你还简直情根深种,连这么名贵的木匣子都乐意送给你。”

    树上的温池:“……”

    他要死了。

    他感觉绑匪头子再说下去,他真的会死在时烨手上。

    前有张衡,后有绑匪头子……

    这两个杀千刀的人!

    啊啊啊……

    温池面色煞白,悄悄看了眼时烨,却发现时烨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面具下那双漆黑的眼眸犹如一片深沉的死海。

    时烨笑道:“情根深种?”

    “……”温池瑟瑟颤抖,“这只是一场误会……”

    他刚把话说完,下面的绑匪头子也开启了木匣子,周围的几个小弟纷纷凑了颗脑袋上去。

    在花子藏失落的眼光中,绑匪头子奇怪地咦了一声,拿起其中一根玉:“这是……”

    有个小弟急忙把灯笼递从前。

    只见暖黄的烛光下,一根手腕般粗的玉散传出淡绿色的光芒。

    哪个小弟惊叫一声:“这也太粗了吧。”

    话音落下,到场所有人都缄默了。

    花子藏也缄默了。

    树上的温池更是震惊不已,他愣愣盯着那根玉看了半天,才猛地观念到那是什么物品,登时面颊上好像有火烧着了一般,他唰的一下转头看向时烨。

    “这就是你送给我的物品?”

    时烨的眼色更冷,嗓音里夹着冰霜:“这就是你送给花子藏的物品?”

    作者有话要说:倒打一耙哪家强,封国东宫找时烨。

    道谢在2020-04-10 23:58:07~2020-04-11 22:46: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浇灌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道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竟夕起相思、Nora、hx绵绵 1个;

    道谢浇灌营养液的小天使:Nora 90瓶;yx、蜀客、跳跳 20瓶;杨聪明、伯乐、一直很清静、白鸢 10瓶;我是读者 6瓶;嘿嘿 5瓶;央月 3瓶;临海多悲风、Apig~ 2瓶;33339282、闪耀雩雩、青衍-zero、九尾白泽、叶纪瑾、南川柿子谷、沿途景物 1瓶;

    格外道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再次勤奋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回到书目,按 ←键 回到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添加书签方便您下次再次阅读。

男频推荐:

女频推荐: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shizi/20200419/117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