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柿子 > 正文

“疯子”的柿子

2020-04-07 19:36:34 柿子

我是在老家长大的。

记忆力里,村子里有一棵高大的柿子树,长在不算宽大的一个院子里。一到秋天,那棵摇响了一树红灯笼的柿子树,便成了孩子们最大的乐趣。

每天,从幼儿园过来,连粘在裤子上的草籽都没来得及拣掉,就和坡上那些小孩子忙开了——用竹叉杆叉柿子。

而那尊坐在柿子树下的“老疯子”,则成了我们叉柿子最大的障碍。

“老疯子”其实并不能够怕,长的和其他老人差很少,只只有老是呆呆地坐在柿子树下,眼光痴痴地看着村口,一脸傻相,仿佛村口有什么漂亮的物品似的。我们呢,也老是编各类顺口溜,在离他几丈远的地方唱呀跳呀,等他老伴出来赶我们时,我们这些熊孩子就一哄而散。但一旦不得不站在他身边叉柿子时,想到我们平时对他的“恶事”,看见他的那脸痴相,还是有些让人恐惧的。

于是我们老是“石头剪子布”,谁输了谁去,叉过来的柿子呢,还能够多分一个。可这,并沒有什么吸引力,被选中的小孩子老是如临大敌。

一次,很悲剧,我输了。

时隔五年,我还清楚地记得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覺。

迟缓地、迟缓地走着。我揣摩着他:驼着的背,破旧的汗衫掩盖不住他瘦弱的身躯,虽然老,但头发依旧浓黑,里头夹着些许银丝,一双青筋暴起的手交差放在腹前,那张苍凉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痴呆症相。

我硬着头皮,举起竹叉杆,当心翼翼地叉着柿子,竹叉杆戳破柿子外皮的声音似乎清晰可辨。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五个。我深吸一口气重,平复了一下如鼓的心跳,轻轻地叉下最后一个柿子。

事情就在这时候产生了。不知是没叉稳的缘故,还是叉杆倾斜角度出了问题,造成失重了,最后一个柿子在离地不高的地方掉了下来,“啪”的一声摔在了他的脚边。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一动不动地杵在那儿。这时,出其不意的事产生了,那“老疯子”却弯下了腰,轻轻捡起那摔得裂开了口的柿子,掰开,吃了起来。

看见“老疯子”的姿势,我已经吓得撂下叉杆,丢下柿子逃走了,逃到了不远处的树林子里,和小伙伴们会合。那群小伙伴也吓傻了,全在低声说着:“天哪!”

了却,只有一会儿,没吃到柿子的愤怒就取代了恐惧,一群小孩子在树林里高声唱着:“死疯子,老疯子,吃柿子,羞羞脸……”

现在想起来,他真的是疯子吗?如果是,他为什么不去抢我那前五个柿子,去摘唾手可得的满树柿子,而只是去捡一个别人摔坏了的柿子?如果不是,那我们童年的乐趣,我们对他的侮辱取笑,对他来说又是什么呢?

我想,我大约永远不可理解寂寞老者的心情,他的苦难,他的欢悦——如果有的话。我只能暗自祷告,他活在他的世界里,什么也不了解。

只是,有时候,想给他一个柿子,亲手送去的柿子,但,再也沒有机会了。

|留几枚柿子在树上吧|咂吧爷爷的柿子树|头上长出柿子树|

“疯子”的柿子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shizi/20200407/116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