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柿子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见鬼了

2020-01-22 22:43:51 柿子

  “喂,叶泽,裴婧瑶怎么样了?”李铭雨在电话之中闷声说道,听他的口吻,沒有一丝破案后来的喜悦。

  我奇怪的问道:“裴婧瑶没事,但你怎么了?听你的声音。有些沉闷啊。”

  他在电话那头缄默了半分钟左右,尔后开口说道:“莫聪死了,服毒后来咬舌,美化他遗物的时候,从他衣服里头掉出了一张照片,是你和你妈的照片。后面还写了一行英文字……”

  我心中一沉,马上问道:“什么字……”

  “Yuarealser,你是一个失败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莫聪的身上会有你的照片?还写了这种物品?”李铭雨在电话之中说道。

  “嘟……”

  我挂了电话,随后一步一步的跟随裴婧瑶的推车走去,照片,我和我妈的照片,说实话,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我完全傻了。我沒有想到,他会用我和我妈的物品来警示我,是的,我猜的沒有错,这一切,都会他安排的,他早就了解左飞和徐夜会被莫聪杀害,也早就了解莫聪是凶手,这个游戏从刚开始,就注定我会输。

  不了解为什么,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内心格外平静,就只是那一瞬间,心脏就像是停止了跳动而已。当然这就是释然,对于生死的释然,是啊。我妈已经死了,我姐也已经死了,可以支撑我活下去的,就不过我的冷静而已,如果我连冷静都剥夺了,那岂不是让他玩弄于?掌之中了么?擺渡壹下:嘿言格 即可免费無彈窗觀看

  跟他们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停住了脚步,看着里头那两个老人呆在裴婧瑶身边的模样,我心中登时升起一阵心酸,是我和她走的太近了么?才造成她受伤的么?如果不是我,当然她现在还好好的。

  想到这里,本来要推开病房大门的手也缓缓的落了下来。

  “其实……你不彩妆的模样,美多了……”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裴婧瑶,口角之间不经意间弧起了一丝微笑。尔后转身就朝着电梯口走去。

  我站在病院的门口,仰头伸了一个懒腰,随后就叫了一辆车直接朝着市局驶去。

  有关那本人,除了我和林天之外,钟蠡也了解,我现在找不到林天,他沒有电话,沒有联络模式,沒有定居地址,都说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弟子,我看啊,相比于他这种放荡……我还是望尘莫及的。

  可我这次扑了个空,赶到总局的时候钟蠡没在,据说是去省里头汇报工作了,没办法,最后我还是返回了企业里头,郭勇佳见我这么早过来,问我为什么很少去陪陪裴婧瑶,我沒有说话,只是耸了耸肩,就翘着二郎腿坐在了座位之上看起了电视剧。

  “你啊你,简直良心被狗吃了,莫聪是因为感到你们两本人是一对才劫持的裴婧瑶,即便你不喜欢人家,怎么样也得陪陪人家啊……”

  也不了解郭勇佳今日发的什么疯,从我进来后来一直都在用着一张我欠了他几百万贷款利息的小表情盯着我看。

  见我没什么反应,他朝着我闷哼了一声,直接就从桌上拿起自己的手包走出了这加工厂大门。

  郭勇佳出走后来,撸一发才从自己的电脑频幕上面抬起了头,用脚一登,那一把椅子跐溜就滑到了我的身边,然后再一脸猥琐的看着我,说道:“嘿嘿,泽哥,看来你还是较为喜欢陈则颖啊,只有也是,陈则颖虽然结过婚,但她怎么说也还是个处啊,性格也较为温柔,换了我明明会喜欢她的,管不了你做什么,哥们儿都支持你。”

  我白了撸一发一眼,沒有说话,转头又再次看着自己的电脑频幕发愣。

  “别说我看不起你,一个女士可以为了一个男生这样,你却还像个没事人似的在这里看电视,你的心被狗吃了吧?算了,明明看不下去了,我去病院,撸一发,今日你值班。”顾北怒气冲冲的从审讯室内出来,然后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完这句话后来就直接拿着一份汇报就出走了企业。

  别说是他们,现在就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我没心没肺,是因为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我不想今日的事情再重复产生,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她远远地,她也有父母,也有自己的亲人,还关于心她的人,而我……有的就只是我自己而已。

  “滴滴滴……滴滴滴……”

  顾北前脚刚走,我的手机又继续响起,我从桌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李鹏飞,这家伙,怎么想起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了?

  “鹏飞,怎么了?你今日不是要去你爸公司汇报工作么?这个点儿,你应该还在路上吧?”我看了一眼手表,三点五十二分,我记得他昨天说过,今日四点半有个会,所以三点半一定要去往,他父亲的公司在上市,从嘉市到那里,最起码也要四十分钟。

  电话那头发出一阵粗气,过了几秒钟后来,李鹏飞声音哆嗦的说道:“喂……叶……叶泽……你在何处,我……我仿佛见鬼了……”

  “见鬼?见鬼你去找茅山法师啊,你找我干嘛?”我对着话筒无语的说道。

  “不……不是啊,你还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家对门住着一个女神级别的人么?”李鹏飞说道。

  我想了想,说道:“哦,哪个叫做倪晗瑶的女士?我不是把电话号码和微信号都给你了么?咋的了,还没追到?”

  这个女士我有印象,每天混迹在各类夜场KTV里头,不折不扣的绿茶婊,当年李鹏飞跟我说他碰到了一个让他无法自拔的女神,恐怕,明明是从手机上面看见的她的照片,长得的确挺美丽的,但我就这么大体的看了一眼这女士的脸,我感觉像是现在的网络红人,几乎都长这样,乃至于我一度猜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脸盲症。

  之后,我让他去约人家出来喝饮茶,聊聊天什么的,但李鹏飞这家伙虽然平时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大咧咧,什么话都能说,结果到这个女士的身上,就连在她眼前都能颤抖。

  没办法,后来我就让李鹏飞带着我去酒吧,我装成偶遇,很容易就换取了这个女士的联络模式,后来我还让李鹏飞跟她聊天,结果这逼前面说的超好听,真到聊的时候,就怎么都不愿传出去,无奈之下,明明只能以李鹏飞的这个身份跟她聊天了,但也聊的没多久,后来我就再也沒有联络过了。

  “对对,就是这个女士,我不是一直都在上海和嘉市两边跑的么?这次我爸在嘉市有个工程让我承担,所以我就刻意在她家对门租了一套公寓,昨天是第一天入驻,我就想试试我新买的望远镜……”

  他说道这里的时候,我眉眼一皱,立即对着话筒控诉道:“喂,你小子,不会是偷看人洗澡了吧?我擦,这么缺德的事情你都做?”

  “你听我说,核心不在这里,是……是她洗完澡出来后来就进了房间,我刚准备收回首远镜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张女士的脸,这个女士的眼眶凹痕,穿着一身乳白色的衣服,我看的真真的,那衣服上面也有血,我真的见鬼了。”

  “我看你是心里有鬼,这个世界上何处有那么多的鬼,如果你感到那地方不干净,就搬走啊,妈的,我又不是茅山法师,你找我有屁用……”说到这里,我心烦的挂了电话。

  李鹏飞这小子一定又是白日做梦了,能想到用望远镜偷看自己女神洗澡,这家伙,还真特么越来越变态了。

  “滴滴滴……”

  我刚挂电话,李鹏飞又打了回家,这一次,他说什么都要我从前一趟,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尼玛,我是欠这个祖宗的么?想到这里,我把电话揣进了口袋,直接从边上拿了一件外套就上了车。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shizi/20200122/114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