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柿子 > 正文

第301章 温柔一吻

2020-01-22 22:42:28 柿子

  刑侦大队其余待命的队员将这里里三层,外三层的全部搜了一遍,结果在吕一哲房间的抽屉里头搜出了一把军刀,和我手上的军刀一模一样,我猜想林天的队长应该就是吕一哲的父亲。

  返回刑侦大队的时候,我整本人都块散架了,说实话,不久被那条蟒蛇甩到的疼痛还沒有解除,并且手上不久处理完伤口,酒精涂上去更是疼到我叫娘。所以我一开启办公室大门后来,直接就躺在撸一发的帐篷里头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十一点钟,按照撸一发的说法,因为占了他的床位,所以一个晚上他就只能趴在办公桌上睡觉,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看见他顶着两个黑眼圈,怨念极深的坐在椅子上面,抱着双臂。一脸凝重的看着我。

  “啪嗒”

  我正要起身走出帐篷,此刻,裴婧瑶推门而入,见我们两个都在企业里头,立即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的走到了自己的座位旁,两条小白腿交差而座的对着我们两个说道:“昨天我连夜去找过那家公司的承担人,他们刚开始说是公司机密,不方便对外透露,但之后。我告诉他们,这个冯阳很将会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他才结结巴巴的告诉我,冯阳是个很有工作能力的人,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里头。竟连续谈了三个项目,这第三个项目,就是冯阳在竞标会上拍下的土地,冯阳出的竞定价格,是他们公司的底线,并且当年在报价的时候,冯阳并沒有发起实地考查,甚至连剖析都沒有剖析过,所以我判定,冯阳在陈则颖他们公司,一定有走内线。”

  按照这样来说,冯阳可以确切的了解陈则颖他们公司的底价是三亿,可每一家公司的竞标底价都会信息保密的,那么这个竞标底价究竟是谁发出去的呢?会是周力么?没关系周力死亡的那一天,竞标会已经结束了啊,所以他是后上的皮箱里头,绝对不会是陈则颖他们公司的竞定价格,那会是什么呢?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边吃着裴婧瑶带过来的面包,一边说道:“昨天晚上过来后来我用手机查了一下冯阳他们公司,他们公司最近要扩展到嘉市来,甚至于还弄了一个工程建筑小队在嘉市考查地标,甚至于每一次土地竞标会他们都是报名参加,我想,周力给他们情报也应该不是第一次了,你们看能不可从这方面入手。我们假设周力是A,出任商业间谍的这一类角色,而冯阳和冯林,是买主,简称为B。那么,陈则颖他们这样的公司,就是受害人,简称为,那么A从B这里得到公司的情报。B转卖给了A,期间,A和B因为某些理由,谈崩了,所以A杀死B,这种假设,也可以成立”

  裴婧瑶点了抖头,看着我说道:“如果你这个假设成立,那么冯林让陈则颖去北郊废墟,应该是想让她替代周力的角色。可他们根本就沒有想到,陈则颖去早了半个小时,并且他们的一举一动,她也都看在了眼里,而陈则颖怕这件事情他们会推到自己的头上来,所以才沒有在第一时间报警。”

  说实话,裴婧瑶的这个表述很牵强,因为他们让陈则颖去嘉市北郊后来,冯林曾经找过陈则颖,他大能够和她摊牌。让他变为自己的商业间谍,可冯林却沒有这样做,反而狮子大张口,用四亿的天文数字,想要将自己手上的土地转让,这是为什么?别说冯林,即便是冯阳都沒有这个资格说这句话,他凭什么这样说?

  “你手怎么了?也有脸上的淤青,跟人打架斗殴了么?”裴婧瑶突然话锋一转,伸出那只冰凉的手摸着我的颧骨。说道。

  我老脸一红,立即支支吾吾的说道:“呃没没事,我不慎摔了一跤磕的”

  我能够对任何人说谎话,但对裴婧瑶不好,哪怕是善意的谎言,我的心里都过意不去,要让她了解昨天晚上老子差点儿把命搭上去了,她以后一定不让我擅自行动。

  “哎哟,你这一跤摔的可真挺有程度的,左边脸上有淤青,右手上面也有伤,本分点说吧,泽哥,是不是昨天晚上跟歹徒打架斗殴的时候弄得?”撸一发坐在一边,玩味的看着我们两人说道。

  我白了他一眼。也没搭话他,顺手就将裴婧瑶的左手渐渐地的拉在了手心,轻声说道:“瑶瑶,真真的我沒有说谎”

  裴婧瑶叹了一口气重,一边将我手上已经渗血的纱布渐渐地的卷下。一边又从办公室的抢救箱里头拿出碘酒和新的纱布给我包扎了起来。

  看着她一本正经在做一件事时候的模样,我一下没忍住,直接伸出还没受伤的右手抬起了她的下颚,嘴唇一下就覆盖了上去。

  撸一发坐在边上,见我做出这个行为,马上捂着眼睛就回过了头。

  我们吻了三分多钟才渐渐地的分离。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在公众场地亲吻她,她自然也沒有想到,刚刚开始使劲的推我,可没一会儿的时间,竟然就刚开始主动了起来。好嘛,这小妮子,我们在一起了三个月,就刚刚开始给我尝到一点儿甜头,今日晚上。我非得把她拿下再说。

  “咚咚咚”

  这时,办公室大门被敲响,我开启门一看,是小李,他看了一眼我们办公室。见我们企业里头的人都齐了,立即抖头笑着说道:“泽哥,李队说让你们企业的人全部都到大会室非空子集。”

  我点了抖头,道:“恩,我们马上去。”

  说完这句话后来,我就带着裴婧瑶和撸一发走道了大会室门口。

  我们到门口的时候,刑侦大队的所有队员常规上都已经到齐了,李铭雨见到我后来跟我点了抖头,示意我们三本人坐在大会室的第一排。

  我们坐下后来,小李在门口啪嗒一下。就将大会室里头的日光灯全部关掉,尔后李铭雨在手记本旁拨弄了几下,这大会室洁白的墙壁之上,登时就显出了周力叔叔的照片。

  “我去,他们直接就用投影仪照墙了?是有多穷啊?”撸一发在我边上小声说道。

  我白了他一眼。道:“别放屁,什么叫做穷?要不是你上次说想看片子就把这投影布给偷去了,现在我们会对着墙发愣么?”

  此话一出,撸一发登时低头不说话了。

  “这本人叫做张强,在嘉市有两家工程建筑公司。和麒麟集团公司有着很密切的协作,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出来自己创业之前,曾是麒麟集团公司手底下一个分公司的总经理,因为涉嫌走漏商业机密,被新上任的华东区计划方案策划总监给辞退了,所以这本人不单在麒麟集团公司有许多人脉,并且对陈则颖更是恨之入骨”

  李铭雨话还没说完,叶子妍马上就举起了手,换取他的允许后来。我困扰的问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张强?这本人,我们从来都沒有见过,在所有的线索链也从来沒有出现过这本人啊”

  “对,我想大一部分人跟叶子妍想的一样,无缘无故跑出来本人,说他跟这宗案子关于,你们谁都不相信,但,从一刚开始,他就被我们屡次提起,因为他也有一个身份,周力的三叔。”李铭雨用标记笔指了指墙壁上张强的照片,微笑说道。

  这个案子越来越繁杂了,冯阳,陈则颖,再到吴霞,张强,我用排除法来说,第一个就是陈则颖,她和周力之前并不认识,并且冯林死亡的时候她正在自己父母家睡觉,我还专门让撸一发调取了当天在陈则颖父母家的楼下的视频,过去一天晚上到第二天早上八点钟,陈则颖沒有出过门,所以,陈则颖有着充沛的不到场证明,再者说,我当年看见的是个男生,所以她和吴霞两本人,更不能够能是。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shizi/20200122/114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