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柿子 > 正文

爆款“火晶柿子”惹忧虑:真的还没熟 假的已卖

2019-08-27 15:51:36 柿子

  工艺精匠人百里挑一

  制作速度跟不上流量

  刘紫木从2009年刚开始经营章丘铁锅,2014年刚开始租了厂房,把传统式做锅的师傅汇聚在一起出产,2015年为章丘铁锅的制作工艺申请非遗取得成功,到现在已经有100多个师傅。刘紫木称,他们对做锅师傅还有严格的要求,“培育一个师傅多难”。

  由于手工制作所需要的时间,供货速度完全跟设备冲压锅没办法比。“有些冒充章丘铁锅的店铺,订单量是我们的十倍,如果这个出产量的话,那他得有是多少做锅师傅啊?怕是得上千人吧。”

  应对流量带来的订单激增,制作红糖麻花的蒋先生也面临着同样的窘境,他告诉北青报记者,如果是靠设备一天能出产上万斤麻花,但用古法手工做,要经由收甘蔗、榨糖、熬制、过滤等工序,每一锅红糖要熬九次,最后能做出几十斤麻花。

  “其实最主要的理由是我们本身出产工作能力有限。”赵树宪表述说,“绒花自身要求手工制作,直到现在都无法用设备出产替代。即大便次数多最简要的一枝花,一本人一天都做不下来,因为它涉及许多不同样规格、不同样颜色的绒条。”

  除了做工繁杂,费时耗力,人手有限是另外重要理由。赵树宪告诉北青报记者,现在包含他自己在内,一共就不过8个以制作绒花为职业的员工。他说:“其实这些年我们的员工在连续不停加入,但无奈人员增加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订单增加的速度。”

  人员增长得慢,理由之一就是沒有足够的空间。赵树宪说,“其实有好多登记在册想学习绒花制作的人,了却我们现在肯定沒有地方容纳他们。”

  除此之外,赵树宪对学员“职业化”的要求也让一些人望而却步,他强调,“我认为制作绒花就应该把它作为一个职业,要具有敬业精神,遵守职业道德。”

  冒用名字难界定

  无法取证打假难

  应对大型制糖厂的冲击性,蒋先生记得,他们当地种甘蔗的农民曾团体去找义乌市的政府企业谈过这个问题。农民们的不满很简要:“他们(制糖厂)卖的不是正宗的红糖麻花,怎么能用这个名号呢?”但没人说得清何为“正宗”。协商过后,双方妥协的结果是——能够叫“红糖麻花”,但不该用“义乌”这个词。

  蒋先生感到这次协商效果并不明显,“他们明面上沒有宣传,但客人去问,他们确实默认是正宗义乌红糖麻花。”

  实际上,义乌的红糖制作传统工艺早在2014年就列入了國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红糖麻花是最常见的衍生商品之一。涉及到何如维护传统式,何如分辨侵权成为了一个最大的难点。

  义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维护中心的工作中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商业维护并不在他们的工作中范围之内。“分辨真伪不归我们管,我们只承担申报非遗的核准项目,然后通过宣传、展示、传承等做好维护工作中。”

  即使是承担市场稽查的企业,判定“真伪”也沒有确切的规范。“很难说人家卖的(红糖麻花)是假的,因为自身沒有领域协会,也沒有什么规范去评定。除非有人投诉,我们才会去查,看它是否合乎非遗名录里义乌红糖出产的规范,但目前这种投诉据我所知还沒有。”义乌市市场管控管理诀窍局一位姓刘的工作中人员这样表述。

  这就跟章丘铁锅一样,在章丘挂个手工铁锅的牌子,就被认为是章丘铁锅。

  为了打假,刘紫木和团队打了好几次纠纷案,有些冒用商标图片的较为好取证,纠纷案都打赢了。但也有些没法取证的,告也告不动。“明明不可去他们加工厂里看对方的锅究竟是不是手工的,是怎么做的,对吧。”刘紫木详细介绍,他们当年添加了消协的打假同盟,由消协发防伪标签,了却许多仿货又都会外省市的,当地消协也管不成。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shizi/20190827/105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