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柿子 > 正文

一个人的内心庭院

04-13 04:04:05 柿子

应该说,读书人有了一定的积累,散文是最易进入的文体,特别是随笔类记述,没有任何障碍和束缚,就像面对面交流谈话,把一些感悟想法说出来,大到政治和哲学,小至日常生活点滴,只要形成自己的观念(观点也可),哪怕有一丁点见解,使别人读了有所思索、启悟或会心一笑即可。而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写作散文似乎走进了死胡同,什么都要朝着教课书上的模式发展和发挥,结果费尽心思做成冠冕堂皇的文本后,新八股的酸腐气直冲脑门。

现在我终于知道人们对五四时期林语堂、周作人的生活和艺术类闲杂小品文,及至明清时期的笔记散文那么喜欢的原因。他们不做作,不在文字那头端架子,读别人的书,过自己的生活,想常人忽略或错失的细微之处,娓娓道来,重的可以化成轻捷,薄的也可看作厚沉。

李郁葱的散文,就脱离了“说教”的可恶,并且承袭了他诗歌语言的优美旋律,文辞轻盈通透,恍然与明亮相互交织,植入不少古今中外的诗词章句,但不搬弄教条规则,几乎没有刻意做文章的嫌疑。从时序季节、庭院内外到言辞片段,全书分为四个小辑,笔触所至,时令节候与草木山色,田园饮食与流年况味,江南的烟雨迷蒙和人文逸事构筑起他全部的“私人地理学”。

由于长期居住在杭州,他说他对西湖几乎没有什么好感,桃红柳绿,断桥残雪,于他“生出太过熟悉的疲乏”。而对于西溪湿地上的某棵柿树,他反而大肆铺展和渲染。“梯斜晚树收红柿,筒直寒流得白鱼。”他眼中的柿子“如灯笼般挂满河堤两岸,而参差不齐、老态龙钟的柿子树倒垂在河岸两边,它们临水俯瞰自己的姿容,也许在打盹的时候还会想起自己的青春岁月。”他把成熟的柿子形容为“一只只秋日的大地之眼”,说“柿子入网,采摘的人心里也就稳妥了”。

李郁葱阅读了大量的国外诗歌文本,但他对国内古典诗词的意象同样烂熟于胸。江南的溪河湖泊,乡野集市,形胜景观,每到一处,笔意另辟蹊径,放弃人云亦云的套路记游,从繁星满空到清风雨露,从美味佳肴到薄菜淡酒,以自我心观万物生。譬如他写喝茶,引用宋代杜耒的《寒夜》诗: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他说“素朴中的温馨和真挚在这寥寥数语中呈现出来,而且摇曳动人。”就算一次倚窗的深夜远眺,他也能以一种飘忽的慰藉向我们转述“内心一丝细微的颤动,就仿佛一束小小的火苗,平行地滑过许多年前一个人成长的秘密……在水一样的黑暗中,日常那平庸的物质被遮掩了,那些嘈杂的街道、店铺,那些永远充满摩擦和琐碎的人群——所有一切都沉浸在水一样的夜色里,使人有一个温柔且模糊的轮廓,人的生命里有一头孤独的兽在吼叫:开始巡视人自身的迷宫。”

他反复强调一种“生活的态度”——“当我们从时光的缝隙中窥见这世俗画卷,或许,我们会发现生活的秘密就隐藏于此,像是流水深处的歌声。”因此,他不厌其烦地记录各类地方风味小吃,比如用大量笔墨介绍诸暨的香榧子,他要表达的不仅是一饭一蔬的感官意味,他认为“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走来走去,看起来如此活跃,但在时间伟大的磨盘下,万物都是齑粉,但有意思的是那些基因,偏偏在光阴中根深蒂固,偏执地一代代传递着。”这样,物质的表面丰盈和甜度有了一个支撑的硬核,大地上层出不穷的丰饶美食,经过人的精神消化达到充分的营养汲取,我们的一日三餐,高度注视每一粒粮食,但获取的是平和,感恩,以及万物教会我们永恒的意义。

如果说周作人的《一个人的园地》,完全仰仗书卷和文字质地的构造,那么李郁葱把江南山水与人文逸事打造成自己的“内心庭院”,则依赖于“郁达夫式的行旅”。一屋一瓦,一草一木,皆在行走中落成,有轮廓,有烟火,有温度,有盛衰,是时间的驿站,更是灵魂的寄寓。他仿佛用油盐酱醋的身体不断揉进南方地理的风雨印象,慢慢筑起一座真实的可以触摸的纸上庭院。就像他在后记中所说:“人至中年,心境渐趋平和,很少再有剑拔弩张的理由。”他希望这庭院“有敞开的门廊,有遥远的浮云,也有可以远望的天空……”

因此,这庭院并非自我封闭,或者自我沉迷。正如他到达象山的大海前沿,内心是有海浪的起伏,有波涛的回声。他认为大海的本质是青春的,是少年心中的火苗,“它演绎了生活中另一层面的隐秘,像隐藏在海面之下的那些事物。”他走过松兰山,走过皇城沙滩,走过花岙张苍水遗址,苍茫远天和捕捞的船影给他留下挥之不去的忆念,若干年后,它们变成他纸上庭院的一道风景,打动我们,也给岁月保存一份曾经沧桑的画面。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shizi/20190413/42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