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石榴树 > 正文

石榴死在冰箱第二层 作者/姚瑶

2020-04-14 03:25:14 石榴树

施恋犹豫了三秒钟,还是横合上了门,握着行李箱的手沁出层细密的汗。等电梯的时候她咬着嘴唇往返跺脚,防止去想两个月后再过来时,又会失去些什么。 她是个生活中不留一张废纸的绝情人,定期清空冰箱衣柜藏书,没一丝一毫眷念。所以她可失去的物品简直极少,反而凡是更为忧心。

“装摄像头了吗?”接她去机场的同事分给她一支烟问道。

作真人秀导演的她,绝对不接纳把摄像头装进自己家里这种事。不知有是几回,她在片场,把手放在机器电源的总闸上,想象自己扳出手柄,一片漆黑,等你灯光再度亮起,沒有摄像机,沒有监控器,沒有演员,她只是坐在楉城片子院里,不久看完一场片子。

恐怕,她从未扳下过电闸,包含她出走楉城后这八九年的人生,一直灯火通明,只差油尽灯枯。如果一年里她有二百天在出差,那么少说还有一百天没睡过觉。

出差。施恋回头路瞟了一眼贴满标签的行李箱,从口袋里摸出眼罩戴上,听着同事放的慢摇默默地吸烟。出差对她来说像是被对手作弊的轮盘赌,毫无胜算,能赌的不过输大还是输小。

输小的时候将会只是忘了收起的一件內衣。

为什么要买下这个五十平米的小房屋呢,在小吃街身后,喧嚣从清晨持续到后半夜,是被潮气包裹了几十年的老房屋。错落的电线打阳台跟前拉扯着从前,台风来时拥挤的旧宅成片段电,竟像是她小时候的情形。

买下这个老房屋的施恋,当年很稳定地在电视台做一台智力问答节目。录节目时七天七夜合不来眼,不录节目时半夜十二点跟随主任脑子风暴,编标题,编笑话,编新阶段。经常凌晨三点时,主任大手一挥,说给你们半个小时洗洗澡休息休息,然后再次汇报工作。

同事多是本地人,家在附近,回来总有灯,还有饭,拖拖拉拉总要磨蹭过一个多小时去。

施恋呢,并不想返回跟人合租的小公寓,宁肯去泊车场抽根烟,再去边上的便利店吃碗半生不熟的泡面,买一盒牛奶一罐雪碧兑在一起喝下去。因为次数太过频繁,之后她再去,夜班兼职的男孩会把泡好的面与兑好的牛奶推给她。那就是她在广州交到的第一个男盆友。

他们约会的模式通常是大四的男友没课,来给节目当观众,坐在第一排。施恋则坐在他脚边,戴着耳麦,盯着监视器。男友有时候悄悄递水给她喝。

于是后半夜的便利店成了施恋能够休息一下的“家”,可惜男友很快便刚开始为大学毕业找工作中不再兼职夜班,新来的小女生挂着比施恋还臭的一张脸,常跟施恋一起蹲在便利店门口吸烟。

就是在那时候,施恋给自己买下了这个“家”,用自己工作中两年拿命换来的积蓄和父母的支援,买下了这个老房屋。

签完合同书后施恋带男友去看房。男友问她为什么挑中这么个狗窝,她站在阳台上冲着层堆叠叠的屋顶伸了个懒腰,说或许因为这里像我的家。

家家户户的阳台上都飘满贴身衣物,到了饭点,油烟的味道,电视的声响,争吵的动静,全都在渐渐沉落的天光里贴向她的身体,“就像一颗石榴。”她这样对男友比喻。

就像她的故土楉城,就像她住过的片子大院,旧楼旧人旧年月,仿佛什么都不变。

她有条不紊的成长路程上片子大院已经沒有一个同龄人,Diana,夏果,阿榕,白皮,腿仔……这些名称只存有于父母的闲话间,施恋总恨自己晚生了几年,落了个寄人篱下的童年。

与此同时,曾经像颗石榴一样圆润拥挤的大院也在一点点被掏空。两三年间,渐渐有了白事,施恋家在北栋三模块102,有时月光亮堂,照得窗外花圈影影绰绰,施恋拉过被子蒙住脑袋。老人出走了,成年人乔迁,孩子各奔前程,只剩下施恋。

就连片子院也在施恋读初中那一年停止了放映。“楉城片子院”几个字上的霓虹灯再也沒有亮起过。

施恋感到沮丧,仿佛繁花落尽,别人沾尽了春好,自己伸下手,只接住最后的灰烬,风一吹,无影无踪。

“石榴啊,我最讨厌吃石榴了。”男友说。

“楉城就是石榴树的意思。”

“如果跟你回去,就得天天吃石榴吗?”

“想得美,楉城一棵石榴树都沒有。”

“欸?”

哪个黄昏和男友毫无意义聊天的模样之后总会想起,每个口吻都清楚。一个月后,施恋布置好新家,男友确定了工作中。施恋拿着崭新的钥匙开门,男友握着登机牌飞往东北地区实习,之后也沒有再过来过。

或是过来过,但并沒有再见过施恋。施恋有时候回头路想想,才发现从买下这间屋子刚开始,她就没留住过什么。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shiliushu/20200414/117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