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石榴树 > 正文

读邵雍《插花吟》说古代男人戴花

2019-04-12 14:46:49 石榴树

男人头上戴花,岂不让人笑掉大牙?且住!自古男人戴花,至宋更加风雅。北宋大儒邵雍《插花吟》诗云:“头上花枝照酒卮(zhī),酒卮中有好花枝。身经两世太平日,眼见四朝全盛时。况复筋骸粗康健,那堪时节正芳菲。酒涵花影红光溜,争忍花前不醉归。”

读邵雍《插花吟》说古代男人戴花

  男人头上戴花,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且住!自古男人戴花,至宋更加风雅。北宋大儒邵雍《插花吟》诗云:“头上花枝照酒卮(zhī),酒卮中有好花枝。身经两世太平日,眼见四朝全盛时。况复筋骸粗康健,那堪时节正芳菲。酒涵花影红光溜,争忍花前不醉归。”

  邵雍时居洛南安乐窝,这一带居住着很多花农。他与花农聊天,问:牡丹与其他花卉比较起来,何异?花农笑道:牡丹为花,余则为‘果子花’!意思是说:桃树李树杏树开的花,只能称为果子花,因为这些树是为结果而开花。而牡丹则不同,牡丹开花,就为开花,牡丹是真正的花。

  邵雍听了,觉得有趣,赋诗一首:“洛阳人惯见奇葩,桃李花开未当花。须是牡丹花盛发,满城方始乐无涯。”邵雍爱花,亦爱牡丹,每年春天,他都头插牡丹,优哉游哉地从天津桥上走过。上面那首诗,便是他60岁那年的春天写的。

  诗的大意:我头插牡丹俯看盛酒器,美酒如水映我好花枝。经过了两个30年太平日子,亲眼见四任皇帝治下的盛世,况且这把年纪了我还算健康,更兼这洛阳春日花事芳菲。美酒荡漾着花影,若不在花前喝醉了怎舍得归去?

  这首诗给出了两个信息:第一,北宋开国后经历了“百年无事”的升平时期,邵雍一生正好遇着真宗、仁宗、英宗、神宗治下的太平年景,国家安定,生活安泰,日子小康。第二,当时洛阳有牡丹花会,号称“万花会”,男人都戴花,而且还饮酒。

  你该说:男人都戴花吗?只怕是浪漫的文人才戴花吧?难道大街上的推车汉、胡同里的卖柴人,也戴花么?那我告诉你,还真是都戴花!若不信,请你看欧阳修的《洛阳牡丹记》:“洛阳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这最后一句,就是说挑担子的小商贩也戴花。北宋的洛阳,牡丹花开时节,无论男女,不论阶层,不论贵贱,每个人的头上都顶一朵牡丹花,大街上的人海便是花海了。由于市场迫切需要“头花”,便形成了张家园、长寿寺东街、郭令宅等几个牡丹鲜切花市场。

  岂止洛阳男人戴花,大宋所有男人都戴花,就连落草为寇者也戴花。比如《水浒》中的燕青“腰间斜插名人扇,鬓畔常簪四季花”;阮小五“斜戴着一顶破头巾,鬓边插朵石榴花”;杨雄“鬓边爱插翠芙蓉”;周通“鬓傍边插一枝罗帛像生花”。就连小喽啰们也“头巾边乱插着野花”。

  这些可都是真爷们,并不是什么“娘炮”,个个不怕死,人人性剽悍,体壮如牛,生猛如虎,却一个个鬓边插花,两军对阵,打打杀杀,想想就觉得不伦不类,滑稽可笑。

  其实也不可笑,这是一种习俗。头上插花,称为“簪花”,自古便有。先秦有男子戴花,唐朝也有男子簪花,到了宋朝就更普遍。唐代新科进士赴琼林宴时都要戴花,谁若不戴,便属违制。赴宴前夕,朝廷会挑选一两位年轻英俊的新进士去采花,称“探花郎”。如今影视剧中的那些新科状元,十字披红,帽上插花,当属真实的写照。到了宋代,男子戴花在诗词中俯拾即是,而且戴花首选牡丹,苏轼被贬杭州时作《吉祥寺赏牡丹》:“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醉归扶路人皆笑,十里珠帘半上钩。”苏轼戴了牡丹,喝了美酒,结果喝高了,要人搀扶着往家里走,十里长街上的人家,都挑起门帘看他可爱的样子

  北宋时洛阳是文化中心,号称西京,园林很多,每到春天,牡丹盛开,男人头戴牡丹,大街上人头攒动,蔚为大观。更有像邵雍、司马光这样的大学问家,不但戴花,而且作诗,把当时男子戴花的情形写进诗里,留传后世。

  一般男子戴花也便罢了,就连皇帝也戴花。蔡絛《铁围山丛谈》记载:北宋元丰年间,神宗游览皇家宫苑“金明池”,“是日洛阳适进姚黄一朵,花面盈尺有二寸,遂却宫花不御,乃独簪姚黄以归”。意思是:宋神宗游览金明池这天,刚好从西京洛阳进贡来一朵牡丹,花的品种是“姚黄”,正是牡丹皇后,花朵非常硕大,达到一尺二寸,神宗当即抛开金明池栽种的宫花不戴,只戴上这朵洛阳牡丹(姚黄)回朝了……(孙钦良)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shiliushu/20190412/41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