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山楂 > 正文

这颗“山楂”有点甜有点咸(组图)

2019-04-12 16:34:44 山楂

这颗“山楂”有点甜有点咸(组图)

 
 

这颗“山楂”有点甜有点咸(组图)

 
 

这颗“山楂”有点甜有点咸(组图)

 
 
  这颗“山楂

  有点甜有点咸

  他说电影中那个熟悉年代、熟悉的知青生活让他深有共鸣。首映式主持人毕福剑只看了片尾就哭了,说身为“50后”的自己有点儿对号入座,“我也插过队,也有跟电影里相同的经历,几乎一模一样”。两位70后的男女记者也哭了,一位说自己初恋时跟老三一样、遭到女友母亲的强烈阻挠;一位自己也有过一个像老三这样的温柔男友、却阴差阳错没能在一起,所以看到老三静秋隔河做出拥抱的姿势,心中酸楚。

  有位80后女记者将由书带来的共鸣延伸到了电影,“谁不希望遇到一个像老三一样一心对自己好的人?能‘永远不会对你出尔反尔’,能‘等你一辈子’?垂危的老三一直等到静秋呼唤才流下泪来、阖上眼睛,你怎么可能不被他感动”?

  甜:嚼不够的青春

  到底是张艺谋团队千挑万选出来的人,周冬雨和窦骁两位主角一出场,立刻奠定了本片的“青春”基调。

  周冬雨演的静秋瘦弱惹怜,乍看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但一笑起来就让人想到当年的山口百惠,怎么看都清新。窦骁版老三则瘦削高挑,一口白牙,笑起来阳光、明朗、清澈、透明,是个一看就让人放心的好男孩。

  一些颇具匠心的细节,也让初初萌动的青涩爱意更加动人。他们的初次牵手是这样开始的:过河时静秋害羞、不愿牵手,老三就拣起根小树枝连起两人,他的手慢慢往后蹭,最后终于抓住她的手、丢掉了树枝

  酸:连不上的节奏

  两位对书透熟的女记者批评:原著文笔虽差,但胜在有事件、有心理描写,起伏较多;电影把万驼子欺负静秋被打等事件去掉后,情节性变得更弱。老三为让静秋去医院看脚,用刀把自己划伤,这一节在书中有不少铺垫,但在电影里显得很突兀,有点吓人。

  一位没看过原著的男记者也对电影靠字幕来交代时间变化、事件背景的方式表示不解,“把电影拆得像多幕话剧,几个段落之间也没有必然联系,让人印象淡漠”。他直言这部电影叙事较弱。

  几位记者直言,“要说纯爱,它不如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打动我”,“这样的纯爱至死电影,前有《爱情故事》,后有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这么些年还能让人记住,《山楂树之恋》除了从书里拿来的几句台词,还有什么”?

  涩:对不上的静秋

  老三基本得到大家认可,但对周冬雨版静秋,记者们颇有挑剔。

  一位男记者有点失望:“剧照上看着还不错,看电影就觉得差点儿了,属于丢到人堆里基本就找不着的那种女孩。”女记者们则更多的是拿原著做对照,“确实太瘦弱,不像原著里前凸后翘,年龄也显得太小。原著里静秋总是前思后想、有很多顾虑,但放在她身上,好像想法就没那么多。书里静秋家非常穷,她打零工是因为穷得没办法,但电影里弱化了,改成了为保住工作图表现,让人感觉不好;她坐在老三自行车前杠上那一段,笑得那么招摇,哪里是躲人耳目,是唯恐人家不知道啊”!

  《山楂树之恋》哪些地方让人哭,哪些地方让人笑?根据首映场里传来的笑声和抽泣声,记者大致做了一个统计。

  笑

  1、老三送静秋钢笔时,说:“我是为革命节约墨水。”

  2、老三用树枝牵着静秋过河,手悄悄地越放越后,终于抓住了静秋的手。

  3、老三:“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春捂秋冻。”

  4、老三发现静秋来送船,跳下水就往岸边趟。

  5、老三给静秋钱买球衣时说,“拿去买球衣吧,别影响球队的集体形象”。

  6、老三带着面窝油条来看静秋,弟弟妹妹拿起吃的主动离开家,出门前还对静秋做了个鬼脸。

  7、妈妈摸着静秋的鼻子,说:“这是你奶奶教我的法子,看还是不是原来的你。”(意即看她是不是处女)

  8、 老三和静秋在照相馆里,摄影师说:“你们这是纯洁的无产阶级革命友谊。”

  哭

  1、老三对静秋说:“你可能还没有爱过,所以你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永远的爱情。等你爱上谁了,你就知道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你宁可死,也不会对她出尔反尔。”

  2、静秋问:“要是到了25岁也不行呢?”老三:“那我就等你一辈子。”

  3、老三见静秋母亲时,请求再帮静秋包扎一次脚。他为静秋裹上纱布,静母在旁糊信封没有做声,两个人都心疼万分。

  4、老三对静秋说:“你活着,我就活着。你要是死了,我就真的死了。”

  5、老三与静秋隔河对望,老三先做出用手环抱的姿势,然后是静秋。

  奥斯卡没什么了不起

  我不喜欢“广告植入”

  对于这部电影,大家也有不少疑问,导演张艺谋昨日对这些疑问一一解答。

  Q:同样是写青春纯爱,《山楂树之恋》跟《我的父亲母亲》有什么区别?

  A:主题接近,风格完全不同。《我的父亲母亲》用散文式结构,尤其它的彩色部分,抒情是很外化的,色彩、风景如诗如画,演员用动态奔跑,万山里那个红棉袄跳动,直接表达着浪漫,给人美的感受。而《山楂树之恋》我们一开始就确定它的风格是娓娓道来、朴素平实、洗净铅华,所以采取了完全相反的方法,靠两个演员生动的表演和老演员的配合,由人物带入、丝丝入扣。电影可能永远会在重复生命和爱情两大主题,但风格样式永远不一样,我很喜欢这样拍电影。

  Q:静秋好像跟小说中有点出入,小说中比较丰满,这个静秋特别文弱、惹怜。导演怎么想的?

  A:我想按文学形象找,但没有找到。电影的规律是:更注重这张脸带给你的感受,“大银幕会把演员的表情、五官放大数万倍,一丝一毫细微体现出来,所以最重要的是脸。我没有刻意做改变,但如果不能按完美的文学想像去找演员时,我就还是回到电影基本规律上来寻找”。

  Q:您在湖北拍摄本片,对湖北印象如何?

  A:拍摄非常愉快,我也感受到了当地对电影的期待。政府、老百姓给我们许多方便,我们把街道也变了,群众演员服装也变了,但他们任何时候都很配合。他们觉得这像是他们自己的故事,几乎人人都知道这部小说,也引以为傲,所以很希望湖北观众能喜欢这部电影,谢谢他们。

  Q:为什么不去威尼斯电影节,去了釜山电影节?会考虑明年申请参加奥斯卡吗?

  A:我跟威尼斯电影节是老朋友,跟主席马可·穆勒也是20多年的老朋友。他很早之前就来看过《山楂树之恋》,而且一再要求希望我们去。我跟发行公司商量,因为这是世界首演,我还是决定放在国内,希望在这里掀开面纱。这种考量,马可非常理解,因为现在中国(市场)越来越重要了。这样一种观念的变化也从侧面反映了(国际)电影节和我们的关系,不再是20年前,唯有去电影节亮相、得奖才是唯一的出路。已经不是了,本土电影在(本土)这里的反响成为首要考虑。去釜山电影节是因为在10月,那时候电影已经首演了,我们也想让两个演员去见见世面。

  奥斯卡不是全世界最了不起的奖,当然它是在大众中影响最大的奖。每个导演都不排斥它,大家不必装清高、装不屑,你给他他会要,因为大众影响面很大。但这个奖可遇不可求,有许多游戏规则,所以实际上导演不会为这个奖来拍电影,也不会去想这些自己掌控不了的事。给了,大家都高兴,但是个惊喜。不给,也不去想它。

  Q:电影是主打纯爱的,但现在已有月饼这样的商业衍生品?

  A:月饼?中秋到了,这是发行公司配合中秋佳节的一种宣传电影的方式。电影在拍摄过程中没有任何植入广告。我还是喜欢在导演位置上思考很本位的东西。我知道找一些植入广告还是可以的,比如老三带静秋买的牙膏、牙刷、脸盆、肥皂。但我的个人习惯是希望电影纯粹一点,不想受到干扰,想让镜头只按艺术角度组接。

  本报北京专电(特派记者翟晓林) 《山楂树之恋》原小说打出的旗号是“史上最纯净的爱情”,这种纯爱打动了张艺谋,让他将其搬上银幕。到了电影里,尺度更“纯”,书中那段关键性的对身体接触的描写被大大简化和弱化。但在首映式上,张艺谋反复强调,他理解的纯爱并非单指“无性之爱”,而是指内心感觉到的真爱。

  张艺谋解释,纯爱和有性无性无关,和有没有肢体接触、亲不亲热无关,如果是真爱,就是单纯的。那什么样的爱情是不纯、不干净的呢?张导直摇头,“真正的爱情都是干净的”。

  他更称,小说中许多与身体接触相关的描写,“我个人认为还是颇为露骨的”。他承认,中国的影视,在表现这一部分时,其实一直有限度,“我们做影视导演的,并不想在这些地方做多大突破、挑战,也没有能力。在处理这些情节方面,每个导演也都是点到即可,或是寻找到一个传统的、赋比兴的方式去表达它”。

  此前有报道提到,周冬雨对拍亲热戏有些排斥,这是否也是让张艺谋回避“亲热戏”的因素之一?张艺谋再度否认,“把演员选定后,就不是导演想怎么拍(的问题),而是跟着演员走。跟着新人,就会找到现在的方式,能表现性爱的萌动就可以了”。

  本报北京专电(特派记者翟晓林)昨日下午,《山楂树之恋》在京举行了首映式和媒体见面会,张艺谋携两位新人主演窦骁、周冬雨及一帮老戏骨“绿叶”李雪健、奚美娟、萨日娜和成泰燊出席。连着两场活动的主题除了电影,就是“推新人”,让全国媒体万般好奇的新任“谋男郎”、“谋女郎”秀功夫也秀个性,做了一回本色演出。

  高大俊朗的窦骁骑自行车带着娇小的周冬雨出场,在舞台上滑过半圈后停在台口,两人在首映礼上的登场方式颇像电影画面再现。直到下车走到台中央后窦骁来了句“Hello大家好”,才把观众的“隔世”之感拉了回来。

  无论在台上说话、表演还是回答媒体提问,两个人的风格跟电影里的角色如出一辙。

  窦骁上下台时会自然地反复鞠躬,递话筒给前辈演员时态度主动而恭敬,自己答问题时一手托着话筒底部,眼睛看着提问者微笑回答。显然,在生活中,这也是个很“规矩”、让人放心的好男孩,正如张艺谋对他的评价,“很干净,笑容和说话都很纯,我觉得他心里没装太复杂的东西”。

  周冬雨的小孩心性则明显得多。被问到对张艺谋的第一印象,她冒出一句,“我觉得他是假的,像是个替身来骗我”,让全场哄堂大笑。毕福剑让她言简意赅地说说自己在剧组里难忘的事,她的回答是“赅不了”,又引来一阵大笑。

  才艺表演,两人也是一个成熟、一个青涩。窦骁练过几年空手道,尽管因最近排练太猛受伤,昨天光脚亮相时脚上还绑着绷带,他劈木板却颇有架式,一次成功。周冬雨秀的是古典舞,虽然有些模样,但舞姿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并不专业。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shancha/20190412/41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