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猕猴桃 > 正文

人生几何图形:一颗猕猴桃

2020-04-17 14:55:37 猕猴桃

     一颗猕猴桃

  清晨的地上,躺着一颗猕猴桃。鸭蛋大小,黄褐色的果皮,满布细密的绒毛。该是谁遗落在那儿,而不是遗弃吧,如是完好。我想,我不是第一个看见的,也不会是最后没捡起它的那一个。它那么诱人,如果沒有被遗落,该是实在太美好的味道,可如今,它的名称叫作垃圾。我不是它的主人,能给它的不过惋惜,而不是珍惜。我从它身旁走从前,沒有回头路,就就这么留它在那里,直到等你某一只手,将它捡起,或是一只脚,就那么踩下去,有意或是无意。阻止我捡起的,当然是对门子的顾忌,当然是对病毒的顾虑。我不了解,我只了解,某年某月某一天的早晨,我在上班路上,跟一个被遗落的猕猴桃不期而遇,至少在我们相遇的时候,它看起来还是完好的。捡起它只是举手之劳,但我沒有,我只是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发在几个不同样的版面上。


  好好活著

  如果我是那颗猕猴桃的主人,寻到它,一定会欢喜地捡起,但,我不是。那一刻,其实真正让我心动的,并不是那颗猕猴桃,我还没那么矫情,我真正想到的,是天天。一个孩子,亲生父母大多数是珍惜的,但如果父母悲剧走了呢,哪怕孩子再乖巧可爱,就像那颗落在地上的美丽猕猴桃,别人又会怎样待他?大多数也无非是像我这样的路人,虽然怜香惜玉,而不会去珍惜,终究,那果子不是自己的,会有各类顾虑和顾忌。更更何况,捡一个孩子回去,远比做出捡个猕猴桃的决定要难得多。猕猴桃捡起来,哪里需要抚养?所以啊,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和孩子吧。别让他们成为那颗落在地上的猕猴桃,然后去赌一份天意。等我下班回去的时候,我又经过那里,特意看了看地面,还好,没看见被踩烂了的猕猴桃的印痕。当然,它的主人过来找它了,又当然,它被另一个一本人捡起了,放进袋子里,或是,垃圾桶里。


  爱着你

  我的悲观,在骨子里,所以,更为珍惜。这几天都会五点半进家,吃完饭洗刷后来,六点带天天下楼去。在晚风里陪他骑车,看他跳绳。他车骑得越来越稳,刚开始试着双脚踩空,又或是单手握车把。单手的时候,差点撞到一个小盆友,贵在车速很慢,他手忙脚乱地挺住了。“单手还是不安全性。”他总结说。这家伙胆量小,随我。昨天风挺大,他跳绳并不顺利,好吧,他跳绳程度肯定不咋地,但很勤奋。绳子甩起来,落下,他一只脚从前了,另一只脚没从前。“加油,跳了0.5个了!”我给他鼓劲儿:“跳十个就是完美。”0.5,1,1,0.5,就这么凑着凑着,也凑到了十个,然后我们爷俩击掌庆贺。“来,爸爸抱抱你,看还能抱得动不?”我冲他张开双臂。他欢喜又忐忑地走进我怀里,直到我把他举起,才欢喜地笑出来:“爸爸抱得动!”然后又问我:“爸爸你什么时候就抱不动了啊?”我亲了亲他说:“等到十岁我就抱不动了。”


  长不大

  我招呼着天天跟小盆友赛事跳远,广场上的两排地砖之间有三米多远,看他们谁能四次就跳从前。他们都做到了,互相不服气气。这时叶子发来微信,让我去取个快递,说是盒马发了箱梨。天天骑车,我跑步,在夜色中直奔快递点。天已经黑了,用手机照亮,找遍了货架,也没找到物品。跟叶子说,出于对我工作能力的一贯不信任,她亲自出马了,然后,还是没找到。一家三口打道回府,进楼里的时候,叶子刷卡开门,我让天天先进去,然后替他把自行车扛上阶梯,又放进电梯里。电梯上行,叶子说:“你看孩子,他永远长不大,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这些都会自己做的。”我笑了笑,说是。天天在傍边听到了,问:“阿姨,我跟爸爸在一起长不大对吗?阿姨,我跟你在一起才能长大对错误?”叶子缄默了一下说:“是长得快一点。”


  不容易

  几乎所有对孩子的文化教育,都会在为他长大后做准备,梦想他能独立养活照顾自己和家庭,而这样,套用我乡下的话说,父母也即便完成了一桩副本。恐怕了,当作社会人,没人梦想自己的孩子被当成异类歧视,所以较为几乎无时不在。很小的时候,是对比身高体重来看他发育是否正常,不正常就担心其不身心健康。再大点,则是着急其说话、行走的时间,会否比别人经验中的晚,然后决定是否去病院。上学了,成绩自然也是跟同学在比,倒也不见得都梦想孩子成绩多好,但没人梦想孩子成绩不及别人。终究,成绩差的,总归在班级里不及好的过得玲珑,老师对其宽恕度也会更低。升学也是个问题,那决定不同样的人生轨迹,承认,何如了未必就何如,了却,赌的可不就是一个概率。然后是恋爱工作中成亲,孩子们何如选择,何如被别人选择,主动普攻之间,又是更多的问题。其实,应对运势这事,当父母的,并没多大驾驭力。了却,不去拼一把,谁又甘愿呢?


  入学准备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mihoutao/20200417/117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