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猕猴桃 > 正文

记者笔记:走在贵州高山的脱贫路上

2019-08-05 14:25:44 猕猴桃

原题目:记者笔记:走在贵州高山的脱贫路上

  大巴车从贵阳去往,由南往北挺进,在山间的高速公路上盘旋了3个小时,还是没能准时到达150公里外的遵义。

  大巴车一会儿穿过阴暗的隧道,一会儿飞驰在高架桥上。窗外的景致一闪而过,跟片子胶片似的不息后退。这一路,我透过玻璃车窗,几乎看了一部高山景物片。

记者手记:走在贵州大山的脱贫路上

  贵州山脉绵延,平地少。(央广网记者 陈锐海 摄)

  面前山连着山,郁郁葱葱的,老是望不到头,有时候能看见山顶高高的电塔和山腰人家的房屋。重峦叠嶂之间,时而烟雾缭绕,时而阳光普照,时而斜风细雨,总而言之就是阴晴不定。难怪人家说,贵州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

  再加上后面的半句话——人无三两银,就几乎归纳了贵州以往的省情。

  这个地处我国东南一角的省份,西连云南,南接广西,东靠湖南,北边大便次数多四川盆地,17.6万平方公里地皮以高原、丘陵、山地为主,是我国唯一一个沒有平原的省份。繁杂的地势长期限制贵州的发展,交通不便,产业链以茶叶和酒为主。2013年,全省约3500万人口中,就有923万贫困人口,贫困产生率达26.8%。那一年,全国的贫困人口为8249万,贵州占比超10%,是我国贫困水平最深、脱贫攻坚难度最大的省份之一。

  事情并非一成不会变更,贵州的转变产生在从前五年多里——全省贫困人口降低768万,贫困产生率减少到4.3%。2018年,贵州出产总值达1.48万亿元,9.1%的增速居全国第一,人均出产总值超4万元。

  五年间,这片连绵的高山产生了什么?768万贵州人是何如脱贫摘帽的?他们现在的生活怎么样?剩下的100多万贫困户何时也能过上“两不愁、三保证”的日子?脱贫成果要何如巩固?我对这些事情填满好奇,也就随着“脱贫攻坚地方行”采访团坐上了这班车,穿梭在高山蜿蜒的高速公路上,准备去山花漫开之处,去田间地头,去寻找问题的参考答案。

记者手记:走在贵州大山的脱贫路上

  图为遵义市花茂村。(央广网记者 陈锐海 摄)

  这几天,我们每日都要坐上五六个小时的车,从一个村到达另外村,从这个山头开到哪个山头。在遵义市花茂村,我见到了彭龙芬——一个身穿红T恤、宽松黑裤子,扎着马尾辫,肤色黝黑,看起来很大度的中年农妇。她是这个村的村委会主任,对全村1345户村民的家庭情况如数家珍。哪家的孩子念书缺钱,哪家的父母卧病在床,她都了如指掌。

  彭龙芬搬来几张凳子,我们坐在村口的小广场上聊了起来。面前的花茂村俨然一个焕然一新的新农村,道路硬化,绿树成荫,统一装修的农家院乐古色古香,生活垃圾实现“村采集、镇处理”,全村改厕率达到90%。就在我们的不远处,一小簇彩色的野花在风中摇曳。望着蔚蓝的天空和浮动的白云,我甚至会想:“要是无需工作中,在这儿待几天,一定很舒服。”

  彭龙芬管这叫“百姓富,生态美”。2018年,花茂村4950人的人均年收入为17456元,贫困户由2014年的78户减到如今的13户。彭龙芬感叹:“转变太大了。”

  她给我勾勒了这个村以前贫困落伍的风貌。以往,村里尽是山地,种不成谷物,人们就种点辣椒、番茄之类的蔬菜,再挑到镇上卖。没关系山路崎岖不行走,有时颠到集市,菜都坏了。收成不行,青壮年相继走出高山,到外地打工,留下走不出去的老人和孩子。长此以往,田地和村庄日趋荒凉。

  但在近几年,离家的人相继回乡。把他们吸引过来的,是村里如今随处可见的蔬菜大棚。

  2014年8月,彭龙芬和村党员干部去毕节参观了当地的农业大棚后,也为村里拉回了蔬菜龙头单位。单位流转了村里荒废的地皮,搭起蔬菜大棚,招来村民工人,刚开始了大经营规模的蔬菜种植。“村党支部+单位+协作社+专业人才+村民”的机制,推动了花茂村和周边两万户人家的学生就业。村民既可换取一笔“700元/亩·年”的地皮流转金,也能得到月均2400元的劳务费。

记者手记:走在贵州大山的脱贫路上

  图为遵义市花茂村蔬菜大棚。(央广网记者 陈锐海 摄)

  流转地皮经营权,成立协作社或微型单位,再从本地招来务工人员发起经营规模化、规范化种植,发展当地特色产业链,推动农民学生就业增收,这是贵州多地实行的脱贫方式。在此机制下,农村产生了“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mihoutao/20190805/105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