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芒果 > 正文

那些年,我和“芒果鱼”的那些事

2020-04-08 14:16:21 芒果

  芒果鱼”的脸是真的白,听说是因为他每每擦大宝。班里许多女汉子恨不得撕下他那张脸贴在自己脸上。

  校足球联赛的时候,我们班只得到了第三名,所有人都怪他为什么沒有把门守住。

  (“芒果鱼”的阿姨)相救道。

  之后,当我再一次跟他提起这件事时,他却一脸茫然地瞪着我。

  但有时也不全是,如果有人对他好,他会一直都记得。

  当他接过那支笔的时候,快乐得似乎即将疯了,甚至还向语文老师夸耀:“妈,看阿亮送我的笔!”

  他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感谢阿亮——”

  笔用了好长时间,已不及曾经那么雪白,但笔身上那只雄鹰越发耀眼。

  一次英语演讲大赛时,班里本来有十多人报名,但最后去赛事的不过我俩。

  我在台上老练地演讲着哪个老套的话题:My School(我的学校)两分半的演讲过后,评委给出了98分。我到台下找了个空位,将演讲稿揉成一团放在口袋里,等着芒果鱼上场。

  (我的盆友)!”

  他偷瞟我一眼,眼睛张得比死鱼眼都还要大,然后一边说一边不住地傻笑(以下是译文):“我有一个盆友,他叫郑子亮,他是一个12岁的男人。他又矮又胖又蠢……(省略贬义词若干)”

  大学毕业那天恰巧下着大雨。

  芒果鱼”五年级球赛时的照片,他就把照片用一个精良相框装好了给我。那张照片一直摆在我家书柜最显眼的位置上。

  他决定到武汉上中学。在他走之前,我们又见了一面。

  电影结束,当他在楼下向我挥手告别时,晚风中的少年,稚气仍存。

  那张脸仍是那样白皙,只是变得缄默了好多。

  他望了我一眼,低头说:“都会初中生了,还玩什么滑梯。”

  是啊,都长大了,长大了啊……

  片子院里,电影渐渐结束,微弱的灯光下,面前的少年似乎和初遇时一样,丝毫未改。

  我好像又看到了哪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哪个在足球场旁愤然出走的少年。

  哪个在晚风中向我依依挥别的少年。

  芒果鱼”的少年。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mangguo/20200408/116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