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无花果 > 正文

国外学生读一次研,要掉是多少根头发?

2019-06-24 14:12:09 无花果

高中的时候报名参加SAT(就等于内地的高考)考题,当年我就对自己说:“阿比盖尔,这将是你报名参加的最后一场规范化考题了!”那时候我从来沒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个知识分子,说世上有人宁肯躲在学术圈子里,而不到“现实世界”里去打拼,心里还隐约有些猜疑真有这样的人吧?而10年后来呢,我坐在上海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馆里,正咬牙切齿地死K《普林斯顿评论》的美国研究生入学考题准备手册。

国外学生读一次研,要掉是是多少根头发?

回顾从前,简直不行说自己怎么走到今日这一步的。明明没什么原因要逃离“现实世界”,当年我已经市场营销及其相关行业的专业人士,自己也算是做得相当出色(做的工作中倒是与我大学本科里学的政治学沒有一点点关系)。我在一有颇有口碑的广告词公司上班,我喜欢这工作中,坐在装潢的怪里怪气的大会室,给那些大鳄们出出主意,靠这我就挣钱。

有时候,电话大会开停息的时候,我会看看多年之前打印下来,一直藏在抽屉里的哪个美国圣约翰学院(圣达菲)哲学硕士申请表。它就象一张来自另外世界的名片,在那里,我能够翘着二朗腿,坐在火热的沙漠里,身边是一帮懂民心意的专家教授和懂仙人掌的内行人,任思绪天马行空,肆意纵横于斯宾诺莎和道德经。

是不是真想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我自己也不确定,但对它可否算做个热门选择,倒是很好奇。于是我把本科大学毕业那篇写迪笛尔的大学毕业论文又回炉重造,从前写得一般,现在我要着手把它打造出成范文,保障它能让我通过哲学硕士学位的申请。

国外学生读一次研,要掉是是多少根头发?

论文刊登了,我从编辑,以及几个本科生时候的专家教授那里,弄来了一封推荐信,这几个专家教授虽说从前十年里有大一部分时候我没寄过只言片句给他们,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记得我是谁,但他们到是很善心,同意帮我。

后来不到一年,我就拜别了那家广告词公司——也有它的广告词模板,没完没了的邮件,咖啡,烟——投到研究生院门放学习。我进的不是圣约翰学院,而是哥伦比亚大学,到常春藤这样的学校学习,对我父亲来说更好,我这盘的部局规化里,他没关系个核心的砸钱股东。

进了研究生院的第一个星期,在哲学系的鸡尾酒会上,我听到一个读博士二年的研究生说他读到威廉·詹姆士时,是怎么样的涕泪纵横。我看书时也老是会落泪。不同样的是,我实在想不出你看见个广告词模板会哭个啥。将会是研究生院,有自己的专题研讨会,学术汇报会,有咖啡,有烟抽,会让你有归属感,而这,是磨死人的广告词从来沒有的。

国外学生读一次研,要掉是是多少根头发?

两年后来,就是我研究生的最后一年,我收到了一封来自伊朗的邮件,发邮件的人叫默萨德,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他说不行意思,自己英语不行,因为哥伦比亚大学网上有学生的网络联络模式,他才写信给我,问问我可不能够以给他一些申请到美国大学读哲学博士的提议。

默萨德叙述了自己对哲学的兴趣,口气重是平和,怯怯的,这说明他之前没对别人讲起过这些——至少是没用英语讲过。邮件中他提到了“国内哲学”和“德国唯心主义”的观念流,就好象这些物品是神话里才有,将会他永远都无法自己碰到似的。

《我要上研究生吗》这本选集,不论对默萨德,还是对任何想知道上研究生的申请步骤,花销筹措,还是等等方面的实际提议的人我都不推荐。这本书不是给那些已经有学位头衔的人看的,因为它不是对学费,学生就业市场上什么的成本效益剖析(要简直个成本效益剖析的话,编辑杰西卡·露迪斯说,那这书篇幅要更短,读了会更让人沮丧),相反地,它把着眼点专门放到了人文和艺术的高学位上,所以你要想法学院,医学院,或者商学院,那就不该看这书了。

国外学生读一次研,要掉是是多少根头发?

正如其副题目表示的,我要不该上研究生这是个“回答不成的问题”,所此选集它是给不成决定性的参考答案的。相反的,此书是艺术家,记者,诗人以及其它一些人的本人想法合集,讲的物品并不只是你在十字路口,他们来告诉你下一步往哪里走。报名参加了一次家常便饭晚宴,你就梦想学会烧菜了?和这大道理一样的嘛,你就随意这么翻翻这部选集,不大将会会帮你弄清何如过自己的人生的。

大都时候,这些为选集写稿之人,虽说是对学术界最持猜疑的态度,但他们不会来给你反复讲什么有哪些哪些原因你不去上研究生。相反地,他们会用性文化教育导师那样的严肃语气对你说:本着承兼任的态度,我呢不可勉励你去做这种事,但你呢反正是人鼓不勉励都是做,所以说下面这些你要记牢。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cms/wuhuaguo/2019/0624/1034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