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树栽培技术网(www.5stat.com)已开通!
当前位置:果树栽培技术网 > 果树品种 > 草莓 > 正文

“京郊草莓第一镇”自救记

2020-02-29 11:12:53 草莓

  出品|棱镜·腾讯小满工作中室

  尽管批發回收的价格不如历年,但好不容易把今年第一茬草莓全部卖出去了,沒有烂在地里,刘嫂暂时松了一口气重。

  刘嫂是北京近郊区的一名莓农,她所在的兴寿镇,距离北京中心区域直线距离仅35公里,以盛产本地草莓闻名,经由数十年的发展,已经拥有了“京郊草莓第一镇”的名号。

  根据《农民日报》报道,目前兴寿全镇草莓种植5300多栋(栋,指一个大棚),产量5500吨,产值达2.1亿元。这一组数据的身后,是一个个像刘嫂这样的小种植户们的共同成果——他们大多来自外地,在此租种大棚。

  刘嫂告诉《棱镜》,历年春节这段时间,是草莓园最热闹的时候,驾车来采摘的、上门往返收的,纷至沓来。今年受疫情的影响,草莓园清冷了不少。

  于是,各路人马、各类法子齐上阵,只为了将尽量多的新鲜草莓卖出去,送到“吃货”们的手中。

  在兴寿种草莓

  第一年种草莓就碰上疫情这种特殊情况,刘嫂一家一刚开始有点措手不如。

  一年前,在儿子小刘的安排下,刘嫂和丈夫从乡下河北沧州赶到兴寿,刚开始了草莓种植之路。

  大学大学毕业的小刘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中,他考查了一圈后得出一个依据:种草莓风险性较为低,顶多不挣钱,但赔钱较为难。在兴寿镇看了几个草莓园后来,他最终选择在沙坨村租了两个大棚,年租金为2万元。

  一个大棚年租金1万元,是兴寿草莓园的市场价。种草莓是一项辛苦活儿,许多兴寿本地人选择将大棚租给外地人,租金旱涝保收。刘嫂向《棱镜》详细介绍,她所在的这个草莓园中,来自河北邯郸、张家口、沧州等地的人承包占大都,本地人自己种植的比例不到一半。

  去除租金,一个大棚需要种植5000多株草莓苗,一株一块钱;另一个,棚顶的塑料膜需要每年更换,加上肥料等其他支出,一个大棚一年的固定不动投入在2万多元,产量在2000斤左右。按照20多元/斤的均价计算,正常情况下,一个大棚一年的纯收入在2万元左右。

  与他们同在一个草莓园的小艳今年租了6个大棚,是该园里承包大棚最多的租户。33岁的她已经是这里的老租户了,从2013年起就从乡下邯郸来此种草莓,一种就是7年。

  从一刚开始渐渐地摸索到现在,小艳去年租的四个棚一共卖了20万元,纯收入几万元,她感到很知足。

  在距离小艳4公里之外东庄村,她的老乡小翠租了10个大棚,属于“散户”种植中的种植大户。小翠也是一名85后,2014年在老乡的详细介绍下,找亲戚盆友借了十万块钱当作投入,举家赶到兴寿种草莓。

  她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一年农历9月份就下雪了,由于缺乏经验,草莓花全部冻黑了。贵在,最后本金还是卖过来了,“就是白干了一年,采集了经验。”

  从此,小翠的生意一年比一年好,而小翠也盘算着今年会有个好收成——草莓喜欢温暖的自然环境,大棚里保持25℃的温度最佳,今年算暖冬,所以产量不错。

  把草莓卖出去

  如今,刘嫂小翠小艳们都面临着何如把草莓卖出去的问题。

  草莓一般11月份刚开始相继上市,一直能采摘到第二年的5月份。每年春节期间是采摘的高峰期,小艳记得她历年一天要接待二三十户上门采摘的家庭,今年受疫情影响,大家都不敢出门了,这些天一户上门采摘都沒有。上门自己采摘的价格也由去年的40—50元/斤,降到了现在的30元/斤。

  按照小艳的说法,去年她年前的两个月就已经回本了,但今年到现在本钱才回了不到一半。

  小翠告诉《棱镜》,她们的草莓销售平时主要依靠三个渠道:客户上门采摘、草莓商贩上门批發,以及同城快递配送。在第一种模式目前遇阻的情况下,后两种渠道成了小翠们如今煞费苦心发力的方位。

  事实上,此前仅草莓商贩批發,就能占到小翠全部销量的三分之二。草莓商贩在草莓园批量回收草莓,再通过自己的渠道卖到市区,等于一个中介的角色。据小翠详细介绍,通常好几家莓农固定不动“养”一两个草莓商贩,在几户大棚中转着圈摘。

  辛师傅(笔名)就是小翠她们口中的草莓商贩,从小翠们那里回收过来的草莓,他会送到昌平固定不动的几个小区。专做时节性水果配送的他,号称从田间地头到客户家里绝对不会达到3个小时。

  他告诉《棱镜》,以往他一天能够卖掉五六百斤草莓,现在受疫情的影响,销量有所递减且不稳定,但每天也至少能卖300斤左右。

  正是靠着这个回收渠道,刘嫂将第一茬草莓都卖了出去。但价格上,用她的说法,比成本将会还要低一点,但也比烂在地里强多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stat.com/caomei/20200229/115200.html